借鏡過來人 樂 仁

149

  如果將廣東省、經濟特區看成是改革開放先行先試手段,是「試驗田」,當積累了經驗教訓,由中央推出各種適應整體國家發展的政策措施,為此能成就中國這麼一個偌大國家面積、人口眾多卻又資源分布不均,能力差異巨大的「整體」國度可以降低衝擊而謀求差異化發展。

  那麼,是否也可以將這套先行先試、「試驗田」操作模式,投放於新時代的「全球化」治理,藉此從差異化中,加強「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地區的合作,令到彼此在尊重對方條件、抉擇下,構建起來錯位發展、互補合作,總之,就是在人流、物流、資金流和訊息流的高速互聯互通下,要照顧好「弱勢」的水平、能力,避免遭到外來資本湧入形成的衝擊力反而會衝垮金融資本實力,以至壓倒了實業發展、削弱生產力。

  正因為中國是在改革開放進程中,始終提防金融資本的「殺傷力」,卻又很具備智慧地用好金融資本來推動現代化、工業化、農業化和科技化等現代化發展,避免了以錢炒錢、產業脫實向虛,於是,當集中力量構建金融資本投放於實業建設,降低了資產價格炒作的風險,因而,可以看到中國是從這般謹小慎微,重視實業發展和農業現代化成就了改革開放一次又一次取得成就,成為世界上僅憑三、四十年光景而社會經濟民生大翻身的奇蹟;甚至,到了二○一○年,只是改革開放三十多年時間,便能具備抵禦亞洲金融風暴、國際金融海嘯的力量,不致導致整個國家經濟面臨崩潰,反而成為世界上絕無僅有的中流砥柱經濟體,助力其他國家地區抗衡經濟危機風浪,也一躍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讓世人刮目相看。

  當然,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只是「體量」的表述,而經過「人均」以後,中國依然是發展中國家;可是,正因如此,便向世人表明,中國是怎樣從一窮二白走過來,也向其他發展中國家展示一套可行方法,在完善「市場」機制上,要怎樣結合自身實際、實力,不好高鶩遠,也不貪圖一時興旺表象,便貿然大量引入金融資本,又或是「大開中門」,採用發達經濟強調的「自由市場」法則,自身無能力監管、監控和「截流」金融資本引進,終於走上「休克療法」的「全開放」來企圖一如發達經濟體運用「自由市場」振興自身經濟,反而被「強勢」金融資本操控,成為不公平貿易、不公平合作下任人魚肉、宰割的「弱勢」,不斷被「剪羊毛」。

  這些過去的慘痛經歷,一次又一次經濟、金融危機形成發展中國家愈企圖以「自由市場」自強自救反而愈是淪落,掉入債務危機以至被人掏空國家資產,至今,仍是近半個世紀以來,在「全球化」中不斷呈現地方慘象的「掠奪」實例,以至如前南斯拉夫、前蘇聯這些龐大政經實體在瞬間解體的引爆點。人們在「全球化」中,怎樣看清當中問題,才是進入「治理」的關鍵。

  中國改革開放,強調的,既是「和」、「大同」,是「和而不同」的共存共濟;而且,是知己不足,不一下「全開放」以圖營造數字的亮麗,反陷於危險境地被人宰割。國家歷任領導人莫不正視「開放」這個焦點,不是完全「自由經濟」的「全開放」,而是,要先行先試,要有「試驗田」來探求適應發展的門徑,再將之完善投放於整體中去。也正因如此,其實中國是這樣走過來,便提供新時代「全球化」治理很多「良方」,以中國改革開放成功又或失敗的經驗,適應每個地方的實際狀況「總有一個」貼近發展中國家地區的條件和實質需要,因而可以很容易找到在「全球化」治理、新時代「全球化」發展中的貼切出路,將中國這個「過來人」作為借鏡,自己便少走歪路,更有效達致實質性發展,自主、自立、自強參與「全球化」新時代合作,體現錯位發展而能共存、共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