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意志 樂 仁

374

  每當談到「適可而止」,隨之便自自然然湧現「度」的存在,沒有了「度」的界線、指標,又何來「適可」的判定?沒有了「度」,又豈能為進退、需索畫出「界線」,提供人們精準指標來做人行事?

  因而,中華民族優秀之處,在於深明事物在「二元對立」的同時,不會一成不變,反而是互相「轉化」、演進。為此,先賢看到這套「大自然」、「天地」規律法則,便傳予後世,卻不會設定「死」的限制,只以「度」、「轉化」來提供人們思考空間。因為,只有個人按自己的「條件」、「能力」來設定「度」,畫好「界線」,才能以自身想法追求利益價值「不逾矩」。

  從中可見,不逾矩,亦即適可而止,是從個人運用自身能力,營造個人和群體之間共生共存的廣闊空間,提供大家都有獲得利益,又不會或最小限度地損害他人利益。這,又足證中華民族「和」、「大同」的精神價值是踐行的,而非說辭,是透過人人自我規範、要求作出的自律行為,才能將「適可而止」、「不逾矩」有效發揮最大功能,提供人人受惠的大環境。

  這種運行、行為法則,其實正正有賴個人的取向、展現人的意志,契入了「天地」,便成為「天地人」的法則,成為人在大自然中一個很特殊的元素,有別於其他生命。因為,人在追求需索、利益的同時,會以自我要求來體現近乎「天地」的共生,將個人、群體放於同一層面來檢視「共生」,營造「共業」,體現「天地人」能夠協調好各種利益衝突。

  當然,這是建基於「善」的一面,而人性也兼備「惡」的一面,才會展現在人們面前,會有人罔顧他人利益、自私自利,甚至掠奪、侵略他人的利益,從而引起了爭鬥、戰火。環顧今天世界大變局,便一清二楚,才會教人嘆息。只是,人們不應總是各走極端,只應從共生共存來看待「善」「惡」共存好了。邁向目標,是「善」,是「真」和「美」的世界,才能締造人類世界幸福、祥和、安樂。此正是中華民族高明之處,老是教導人們以人的意志開展美好生活、美好世界,卻不排斥「惡」的存在,而是以之作為警惕,激勵人們向「善」的圖強。

  於是,中華民族「和」、「大同」的精神價值取向,沒有「強逼性」,沒有威脅他人必須遵從,反而更多在於個人、群體形成人的意志,自我要求,自我實踐,令大家看到它是行得通,是可以長治久安的法則,從而感召更多人加入這個向「善」行列,凝聚更大力量,在「適可而止」、「不逾矩」的求取利益中,無疑也為他人創設了生存發展條件,互惠互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