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力量 樂 仁

396

  中華民族並非一個「宗教國家」的存在,不是「唯一」的「神」在主宰萬物生息存在,更不是敬畏於獨尊的一個「神」來規範「人」的生存發展作為「規律」。中華民族在滿天神佛中的信仰、敬畏中,也不是認為多元化的神祇會主宰人的生存發展,大多數還是人們對天地大自然規律中各種「不可知」的神秘產生了敬畏,尊祟它們的存在,以及感恩它們對人生存的化育,在人群繁衍,生生不息的延綿中,以一份崇敬情懷付以寄託,為往後的太平盛世、繁榮安定,能有一個「目標」投放人的希冀,卻又不是真正的「主宰」。這是中華民族歷經五千年不斷在「天地人」中確立「人」的位置所形成的信仰形式,也可以說是在包容共濟之中,將一切敬畏的對象「形象」化才產生的滿天神佛現象,而非趨向於「宗教」。

  不管怎樣,正因為中華民族認知了天地往復的發展變化,它總是在「對立的存在」中,從兩端的「對立」中,形成了此消彼長的發展進路,但,當走到其中一個「極點」,便會「折返」,終結了這一段歷程,又開啟新里程,令到一切變成「新」事物,卻總是在這兩個「極點」形成的軌跡中往復不斷,於是,中華民族感到了否極泰來、物極必反、苦盡甘來,告訴後世,其實這種往復的發展,只是在兩極中變化出來「返本開新」,也形成了一種永遠「在路上」的進程,沒有終結,所謂「終結」,只是完成了一個階段,卻又開闢另一個新階段的重複現象。而正正是這種看似「終結」,卻又「開新」的天地大自然規律,告訴人們其實發展總是一條進路,印證了沒有「絕路」的狹隘視野。

  而且,在「易」、「太極」所呈現出來的往復變化、生生不息共濟互補轉變,更容易讓人看到「天地」之中沒有不變,沒有不會更替互補的「空間」,只不過,可能是人僅僅看到了生生不息發展的一個瞬間、一個片斷,甚至是只看到發展進程到了「兩極」其中一個「極點」的剎那,便誤以為是「終結」、是「絕路」,反而錯過了它會轉化形成另一個新起點的轉換形態。可見,當人只能夠管覷某一瞬間事物的存在,便容易出現了偏差、誤解,以為是「終結」、「絕路」,影響了思維和決策,卻看不到原來在隨後而至的,是經轉化以後出現的新天地、新情況、新契機,讓人能夠在「開新」中致力做好傳承。

  「山重水複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正是國人對「天地」大自然規律發展、往復和轉化的一種上佳體驗,為此,國人才會在這種契合「天地」大自然規律、法則的求變中,學懂善用當中的轉化,利用這些機遇和元素用於「人」的努力上去,展現「天地人」共存所產生的重大革故開新力量,將人的能力大大提升,超越了個人局限,也超越了時空局限。

  逢山開路、遇水搭橋,以人的意志闖過去,開天闢地,一代代人傳承下來,不以眼前利益、事功作為計量成敗得失的指標,而是,從薪火相傳中,確立自己的位置,做好事物,承接先輩傳下來的棒;也當好自身角色,藉以垂範後代,然後交棒於繼承者,一路下來,便走過了歷史時間的維度,為萬世開太平!試想,這是多麼寬宏的「人」的氣度,震古鑠今。

  能夠從中華民族這條發展歷程,消化前人的智慧、功德,檢視今天國家民族來到了二十一世紀的新征程,國家在承前啟後中,引領國人走向「兩個百年」目標,推動中華兒女?手同心為民族振興而努力,其實,也是新時代中「天地人」在中華民族新世紀發展下的一個重要里程碑。

  當中,我們認清了「主宰」不是「神」,不是滿天神佛,而是具備無比意志毅力和勇氣的「人」,是中華兒女以人的力量凝心聚力承前啟後的發展,是崇敬天地大自然規律下,孝敬祖先,承接前人交過來的棒而致力革故開新的新時代發展進路。更者,當今國人還有一個更重大任務,就是在致力民族復興的同時,也要攜手世人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讓太平盛世在當代造福人類,令「天地人」彰顯更大的化育功能,生生不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