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格理想 樂 仁

205

  中華民族先賢確是很聰明,從「人」於「天地」是感到茫然無著的生命疑惑中,能夠感悟「天地」的演變,找到了「人」的「座標」;從而告訴人們,「人」並非孤懸於「天地」之中,且是「天地人」共存共濟的一種微妙關係,將人的靈性展現出來,便能安頓人心,確立位置座標,從此,「人」才可以算得上是萬物之靈。更而,先賢將「天地」、「道」攝入「人」的世界,又將人世間人的靈性攝入「天地」、「道」中去,這種互攝作用力,一下子「打通」了「天地」、「道」與「人」的「交往渠道」,「人」可以提升至「天地」的層面穿越了制約,打破「第四維度」的局限,賦予人更高遠的理想境界。

  為此,中華民族能夠從「天地人」的關係中展現出民族、文明、文化特質,其實,簡化而言,就是「內聖外王」!將「天地」、「道」放入「人」的「心」中,便是「內聖」工夫、學問,做「人」道理;而將「天地」、「道」用於人際事工,從工作生活中追求人生幸福,便是「外王」之學,且「內聖」與「外王」亦非相互排斥,反而是「一體兩面」的共存。欠缺了「內聖」工夫能力,想要開出人生幸福的「外王」,只會緣木求魚,不切實際;空談「內聖」而不將之攝於「外王」,一顆「心」只會懸空「不吃人間煙火」,以現時的言辭,便是「離地」!這便可證,中華民族五千年歷史時代積澱起來的經驗,從民族、文明、文化特質展現出來的「內聖外王」,正正體現人格理想,內聖外王兼顧,一個理想世界便呈現眼前。

  而更重要的是,以普遍的人世間認知,包括西方發達現代化國家的理想國度追求,中華民族先賢確立起來的一套人格理想,「內聖外王」之學,莫不展現無私、不偏不倚契合「天地」、「道」的運行不息,放在人世間是「正道」,是「大道」,是大愛,才不會產生偏私、可稱得上無私。「大道之行也,天下為公⋯⋯」看看這是多麼直指人心的無私、大愛,從「大道」體現「正道」,與「天地」、「道」互攝,令世人在同一天空下,在這套進路便能找到安頓「心」的法則,找到人生精神價值和用力著力方向,給世人一份歷久彌新的「標準」,形成人世間的「制度」指引,吸引同路人加入其中,匯流成人生志向,在內,修持、修行發展「內聖」,在外,以無私、不偏不倚的工夫,待人如己,推己及人,從個人修身出發,擴展開去,是家庭、社會國族、「大同」世界,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外王」發展起來的,是天下為公,向「小康」、「大同」社會進發的共建工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