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精神 樂 仁

203

  中華民族、中華文明文化的精神價值,除了「和」、「大同」,便是孝道,慎終追遠,都是體現「人」的價值、位置,在「天地人」中,是「天道」力量、「山河大地」力量以外,只有「人的力量」才能令到人能夠生存發展、生生不息。而從這套思維發展起來,重視前人功德,便更應正視祖先為族群所作的貢獻。孝道,除了對在世的父母長輩,也還有離世的先祖,溯源而成為慎終追遠對祖先的崇敬,感恩他們對後輩養育教誨,以及前人種樹供後人乘涼的奉獻。為此,在中華文化承傳上,孝是八德之首,總是薪火相傳。

  從重視孝道,契合「天地人」「人的力量」,可見,中華民族發展起來的一套人民精神,是直指人心而開拓「人」的工夫,啟發人的智慧,並「安放」好了「人」的位置,在「天地人」這個共存共濟的環境中,謀求萬物生息發展,以及人繁衍下去的「和」、「大同」世界,亦即,人要協調、調和「天地」的變化,要善待「天地」所賦予的資源,達致「天地人」協同。儘管「天地」又有「人格」存在,它們是不會以人的意志來發展、呈現,甚至是「公平」對待世上萬物,才有「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之說。於是「天地」變化不利於人的生存發展,打擊摧毀了人的成果,也是「天地」正常不過的運行,是大自然規律,只是,從它的規律「利」「害」兩端往復而已。人只有適應這種變化,尋求應變良方,便能好好利用大自然變化,以人的思維,做有利於人發展生存的部署,展現出來,是「天地人」總是人求上進、生息中,產生了盛衰變化下走過一個個階段的發展歷程,來到今天二十一世紀,也是這條進路、軌跡的「新開端」而己。

  正因為中華民族先輩能夠從大自然規律中,看透了玄機,看到天地變化和人的關係,將「人」很好地「安放」於「天地」之下,形成「天地人」;而且,以崇敬、敬畏的心來看待「天地人」的關係,以及不敢僣越操控「天地」的變化,更好善用共存共濟關係形成的各種往復環境的以利生息發展,於是,先輩看到了「人」的力量,開出「和」、「大同」、孝道構建起來中華民族人文精神的重要核心價值,才令到中華民族對天地有敬畏、崇拜,有滿天神佛的信仰、宗教,但是,卻又不掉入宗教的一端形成了「宗教國家」。五千年以降,中華民族能夠很好協調各種民間信仰、宗教並存,甚至外來宗教、學說在中國大地上會「本土化」,期間不無例外會有衝突,可是,環顧世界,中國、中華民族出現「宗教戰爭」、互相殺戮的時間相當短暫,很快便能和平共存,各展特色,匯流到中華文明、中華文化中成為多元共存一元,展現中華文化的融合力。

  由這種從「人」確立了位置,構成「天地人」共存於地球生存運行發展的開端,五千年下來的歷史文化進程,中華民族一代代人便以這種認知來待人處事,來生息繁衍。「和」、「大同」、孝道構築起來的,是「人」的工夫,是「人」所以作為人來自我認知的一代代思維承傳,不管外在世界怎樣變化,也不管是否有外來文化、文明進入這個東方古老文明大國,但,總能夠兼容並蓄,到後來是取長補短、去蕪存箐,吸收外來的長處汲納到中華文明、文化長河中成為一員,以至宗教、學說,莫不如此。有如斯巨大融合力,正正展現中華民族、中華文明長處、強項,總會吸收別人所長用於自己的發展上,會不斷革故開新,卻不以「新」為唯一標準而摒棄「舊」,也不會拋棄對「天地」的崇敬、敬畏,以為來到今天二十一世紀,科學技術發達,人便可以操控天地,從而「代替」天地成為世上「主宰」,或是西方人們憂慮的「人」在科技發達下自以為是「取代」了他們尊崇的唯一的「神」,將「人」的位置放在凌駕萬物,乃至「神」的位階,成為「主宰」。

  當認知中華民族不管怎樣發展、生存,是興是衰,都抱持「天地人」的精神,放好了「人」位階時,便能加深認知在「人」的工夫中,中華民族總是善用好人的力量,兢兢業業,不以此認為可以「主宰」一切,更不會誤以為可以「主宰」「天地」、「神」。為此,「和」、「大同」、孝道,才會代代相傳,令到中華民族、中華文明文化得以薪火相傳,五千年下來,其實,中華民族的人文精神,並沒有變更,而是依循「天地」的變化、時代的變化「返本開新」,做好了「現代化」版本人的工夫,令「天地人」協同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