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 格 樂 仁

606

  人對天地的思考、敬畏,儘管不同地域、不同民族、不同宗教、不同國家在「天地人」關係中所感悟的不一致,可是,對「天地」的敬畏,對人類世界發展要追求和平的思想,又總是萬變不離其宗,自自然然契合起來。此所以,不管民族、文化、文明相異,但在核心上總會趨同,如敬天憫人,追求真善美,追求和平發展共存。由此觀之,這也可以說是人類世界的「俗成」、「共識」,不管每個國家民族怎樣發展,莫不以此作為目標,在地仰望星空。

  今天,二十一世紀剛剛開啟兩個十年篇章,可是,卻疊加了百年未有大變局的「人為衝突」和「世紀疫情」新型冠狀病毒肆虐,考驗全人類,誰能按自身國家民族的特性做好防範、拯救措施,體現「人」的尊嚴、價值來推動社會抗疫防疫,找到疫情下社會有效運行的法則,這,也可以說是一個國家、地方的「俗成」,它必然、也必需以人的福祉為依歸,排除外在切益計算,真真正正重視人的生命價值,「搶救」人類於疫情水深火熱之中,才算得上現代化社會「俗成」,以此作為發展動力推動「人」的世界在「天地人」關係中,展現靈性人性。

  這種以人生命價值為依歸的「俗成」,對個人而言,自然具備個人人格才能呼應整體感召,參與到抗疫大軍去,凝聚成抗疫長城,以個體聯結成集體,展現整體力量。另一方面,也是在「俗成」中展現個人人格發展出來的一個地方、國家的「集體人格」,才是民族生存法則。何況,當「俗成」放在這裏,促使人們毋需法律法規等「制度」制約而總能一呼百應,人人自覺遵從,堅守本分,形成自律以後,可見,這便是很高層次的人類靈性展現,以個體遵循集體的公共利益作為自我生存發展規範,超越了法律制度的「約束」,才能轉化成社會共同力量趨利避害,到最後,戰勝各種「外力」挑戰,重回安穩發展大道。

  當這種思維、行動結合成中華民族的個性、人格,成為這個在信史具備五千年印記能夠走到今天是「活文明」,我們始終相信,是從先人「天地人」關係感悟到「和」、「大同」、協調融和,演變成潛藏於民族中的「民族人格」,更是潛藏個人「基因」中的個人人格,才足以出現2020年初當「武漢封城」時,舉國一致以集體力量,以「俗成」抗禦不可知的生存發展危機,最終取得勝利。

  也惟有如此,才能很好理清何以中國大地14億人,以及海外中華兒女在抗禦新冠肺炎疫情時,會步調一致,以尊重生命來作為展現「俗成」的「標準」,不用「法規」,不用多言說教又或辯論,而是在關鍵時刻,一呼百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