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棒接棒 樂 仁

183

  沒有求同存異和平共處,便沒有多元化展現出來的多彩繽紛勃勃生機;沒有看清各自位置,便難以各安本位形成聚合力產生對問題的共識,化解矛盾,集中力量勁往一處發破解困難挑戰,在整體興旺中,反饋各種單元個體也能受惠,達致共同分享發展成果;個人倘未能看清「存在」的位置,便難以承前啟後做好接棒交棒工作,變成連接鏈不暢順乃至「斷裂」,勢必妨礙國家民族薪火相傳。這其實是環環相扣的存在問題,中華民族先輩很早便參透了這種「存在」的玄機,開出「易」、「太極」,向後世宣示,怎樣在一個「整體」中總會有「兩極」,但兩極中的「極端」,不是一種對立、你死我亡狀態,甚至在往復互化中,如太極圖所示,有對方的存在,陰中有陽、陽中有陰,彼此都離不開對方而能獨存。

  當國人、世人能夠看透這種中華民族先輩領悟出來「天地人」存在的關係、意義,認知「人」如何在「天地」中生生不息,更在先輩開拓發展上,展現出來對大自然規律的崇敬和敬畏,做好了「人」存在於天地的本分,求取天地孕育萬物的成果,供人生息發展,不管「人的力量」有多強大,以至可以憑人的意志「開天闢地」,但,當中總會有限度,不能跨越,誤以為人可以取代「天地」,可以「主宰」天地大自然而將「人」的位階放在「天地」之上,變成了「人天地」。

  這種對大自然的敬畏,展現於中華民族不同民俗、民風,莫不對山河大地、樹木蟲魚會賦予「人格」、有人的靈性,從而崇敬、崇拜形成民俗信仰,將「人」放於這些「靈性」、天地大自然規律法則之下,展現「人」的位置,也有感「人」不管怎樣改善大自然的環境有助人們生活生存,「人」總是很渺小,很有限,只能在「度」的範圍內需索天地的「孕育」。

  這種思維、意識,過去總是主導中華民族生息發展,於是,對大自然的開發,會有四時限制,採木伐林,更是國家規範的行為,就是要在「人」的位置中,好好保育天地,不要「激怒」天地以免降災人們。這種崇敬之心、敬畏之情,演變成民俗民風,至近代西方列強興起殖民主義到處掠奪,才在「科學」、生產力發展中,指國人這是迷信,僅抽取「信仰」一面的精神而鞭韃中華文明「落後」,無視這種崇敬、敬畏深藏的對大自然、天地不能掠奪、「主宰」的崇高價值理念。

  反而,近年國際興起的環保熱潮,以至西方國家對生態、物種的保護,卻又指是人類文明發展的規條,卻不知這些在過去中華民族生息發展中,早已成為人們生存發展所須的「限制」,不過度開發大自然。

  正正是這種各安本位的了解所處身位置,便很好地形成「權責」的體現,尤其在群體的「整體」中,在「天地人」中,個人不是單獨「存在」,它必然在自身的「主體」之外,有各種各樣「網絡」構成各種「整體」存在,才能體現「存在價值」和「存存意義」。因而,當個人放在家庭、家族中,中華民族所構建起來的倫理,看看稱謂便知悉人倫、家族關係和位置,很容易讓個人了解到自身的存在和家族、族群的存在,形成薪火相傳的「權責」,必須有承先啟後的責任感,才能更好找到個人「存在」的籲匙,避免有「迷失」、失墜,不知自己在哪裏,因而出現了「鏈接斷裂」、「存在斷層」危機。

  因此,中華民族延綿發展、生生不息,很容易根據姓氐、地域、族群來尋根問祖、慎終追遠,找到家族、族群流徙脈絡,體現一代代人薪火相傳的交棒接棒,確立自己的「位置」。這在個人和族群發展上,更有「權責」令到個體為了整體的生息發展而貢獻力量,向先輩,是「揚名聲顯父母」,光宗耀祖,亦即不負先輩名聲而損害族群利益;向後世,是要教化、啟蒙,承接前人的功績,代代繁衍,讓他們能接好棒,才能令這一代不愧於後世。

  這些,在中華民族的發展上,似乎個人都很「沉重」,但是,只有這樣,才能做好「人」的工夫,才能在「天地人」中時刻警醒可能出現的變化,以自我「存在」來確保個人不會突感「孤立」,反而踰越了「度」傷害了「天地人」的有序運行。

  這,放諸今天科技、現代化環境,更值得世人細味,先從「和」、「大同」來檢視現代化、「全球化」危機的成因和對策,便可以理解中華民族、中華文明、中華文化何以能是當今唯一「活文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