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相促進 樂 仁

79

  中國改革開放所要建設的,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和在這套制度下的「市場經濟」體系,可是,正因為當年國家構建的市場經濟、機制不等同西方發達經濟體的自由市場,且以「計劃經濟」按「需求」來調節供應,被指為「鳥籠經濟」,加上國家在發展進程中遇上國內外種種衝擊,甚至是十年文化大革命政治運動浩劫重創生產力、建設力,為此,看在西方世界陣營眼裏,根本不看好社會主義市場經濟能夠發展起來,甚至認定必然一如當年國家一窮二白,難以更生自身條件,發展經濟、改善民生會是緣木求魚。於是,在對比下,資本主義制度自由市場由於經歷各種元素提振,以至在殖民主義「護航」下成就了繁華富強發展,可是,社會主義制度國家、政體大多處於「初建」、「構建」階段而落後貧困,因而西方將兩套「系統」對比,更看不起社會主義制度市場經濟。

  只是,面對中國實施改革開放,中國始終是個偌大市場,西方發達經濟體的自由市場也面臨轉移產業、生產線、資本的「出路」問題,因此,才觀望中國怎樣推動改革開放,怎樣敞開大門。當然,那個時候,不乏「大開中門」的建議,希望中國改革開放能按照西方發達國家成熟的「自由市場」體系,完全開放來引進外資、生產線,激活國內疲弱的生產力和市場活力。但是,國家領導人睿智、高瞻遠矚眼光和充滿危機意識的思維,看透了西方那套自由市場系統一旦毫無「防火牆」而長驅直入弱勢的中國大地,只會沖垮自身的工業體系、生產力、市場,以至金融資本貨幣體系,是國家難以承受的重創,因而,在改革開放思維「拍板」之初,便需要做好調研、試驗,建好「防火牆」來應對這種轉變,為的,就是堅持實行社會主義制度,將這套制度與資本主義制度形成兩套系統,借鑑資本主義制度和其自由市場的優勢,以期可以運用、嫁接在社會主義制度上,按中國國情,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

  為此,才有要求廣東省官員做好改革開放調研、設計,才有經濟特區的倡議,為的,就是要建設「試驗田」,摸著石頭過河,以便在這些試錯中有「防火牆」的阻隔,能有效防禦失敗的風險,不致出現骨牌效應,形成「一鋪清袋」。

  這套思維、運行方法,將社會主義制度始終放在國家發展「系統」不將之轉換,當年,是在西方發達國家觀望中國改革開放時,很是疑惑的重大不解。她們認為有經過「驗證」的資本主義自由市場經濟現成版本,何以這個東方古老文明大國在開放市場發展時,會如斯「保守」。甚至,中國確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建設目標,是改革開放的主旋律,以至差不多十年後啟動「復關談判」希望重新加入關貿總協定(世界貿易組織前身),也是堅守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原則,這比東歐、前蘇聯、俄羅斯採用「休克療法」大開中門要早得多,卻秉持走自身發展道路,走按國情、實況逐步開放市場的自主、自保征程。

  當然,時間過去,經過驗證,證明中國堅持「兩套系統」並存,西方走她們的資本主義自由市場,中國堅守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發展起來以後,由於是按國情而開放、改革,才冠以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市場經濟之名,區別「兩套系統」所指的「市場」,向世人證明,其實在西方「自由市場」的系統、模式以外,還可以試驗、實踐出來另一套市場系統、模式,不用必然照搬「自由市場」,而是,可以互相輝映、互相促進、互惠互利,也顯然是在「單一化」與「多元化」之中,由中國人智慧推進了「和」、「大同」的實踐,在制度、系統上可以

  同樣有多元並存、互相促進的環境,為人類某求生存發展,開創更多的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