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 攝 樂 仁

206

  如果我們可以從「天地」的變易演進中來看待現實環境、時機,而將內心建立起來的「初心」投放於群體的存續發展、世界的「和」、「大同」用力著力上去,而非僅僅推動個人只會追求自己的心性,立了「初心」便「大功告成」,便會清晰「心」不是獨立存在。

  先秦中華文明、中華文化匯流起來的各種學說,道家出世,講求無為,儒家入世,講求教化施行王道仁政,其實,亦是「初心」的一體兩面,看似互相存在形成對立,卻也有「互攝」之處,「無為」不是甚麼都不做,只是從效法大自然「天地」中以無私、不偏不倚來降低人為干預,待時機成熟,便會水到渠成;而儒家的教誨,是從個人展現「天地」、「道」的存在,事事以「天地」、「道」的法則秩序來調整好「內心」,立好「初心」,體現於待人處事跟「天地」、「道」一如的仁愛化育功能來展現大愛的存在。

  因此,儒、道在中華文明、中華文化的分量,亦是共存共濟而產生了「隱」、「顯」的形態,契合「天地」、「道」的運行法則秩序,來用作人們的「教化」,促使不同品性者能夠從不同進路互攝要領,提升自我,更好體現修行精神而已。

  當人能從不同進路,因應不同品性來在先賢的智慧經驗中走自己修行的路,便有了很好的學習榜樣,有了不會感到孤懸的「支撐」,來激勵在學海中總會找到同路人,「吾道不孤」,便能有了共濟的用功動力,也能將所學、所領悟放於個人內心提升「內聖」,同樣,放於群體、世界,便是推動「外王」,正心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成為個人從「內聖」擴展至「外王」的一種人格理想提升境界,自有它的進路,也有箇中「互攝」,從「內聖外王」展現出來中華民族一代代人的志氣,一代代人追求「天地」、「道」化育「降」於人世間的理想世界。

  因此,當今天中華兒女回溯五千年歷史時代發展,體會到民族復興要義,要做好「人」的工夫,也提出來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崇高理想,可見,當中是一套「外王」的事工,卻並非只有「仁政」的理想放於人世間上去。而是,當中也必然伴隨「內聖」來體現「內聖外王」的共存共濟和互攝,才能回歸人的「初心」,體現「天地」、「道」的存在和無私化育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