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 工 樂 仁

363

  中華文明、中華文化的精妙之處,總是在於它是多元聯繫,不能單單看到一面的存在,便以為它只有孤懸的狀況,是一個「個體」;這是忽略了中華文明、中華文化精神的「和」、「大同」所指引向的「群體」、「共集」。儘管,有時候明明是說了「一面」,但,它是有一個「共同體」存在的「對立面」,有相對應的另一面,以至從而產生了「多面」的共同存在。

  為此,譬如說「長」,便有「短」的存在來體現「長」的量度,《道德經》說「無有相生,長短相形,高低相傾⋯⋯」,而儒家看善,也有「不善」的存在而推動個人「立心」,只有透徹理解當中總是一種共存共濟關係,才不會掉入「單元」的獨存或是「零和」的格局,足以讓人以整體觀來思考個人在群體的位置,在「天地」的座標,繼而消除了個體孤懸的疑惑,找到「入門」確立「初心」途徑,且必然要層層提升,推己及人。

  於是,「立心」來訂定「初心」,不會是個人的事;而自我實踐,儘管是個人修為的提升,但最終也不等同只看到自己的存在而追求一己最大利益。於是,「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便指引出個體「初心」如何提升至群體,做好事工。做好事工,當然是群體的事,是眾人的事所指的「政治」,於是,儒家倡議的「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看,是怎樣從親疏遠近外擴,做好群體事工,追求一種大公無私的政治理想,是如何體現「內聖外王」來實行王道仁政!當人們以為修身僅是個人的事,與外界無關,更與群體或其他人無關的時候,顯然這是在「入門」上用錯了方法,「學壞師」,只能片面理解「立心」、修身,甚至以為這是個人的利益追求,無視了中華文明、中華文化所以博大精深,是在個體與整體中追求互動、調和、平衡的一種人生價值體現,是個人的「人」在找尋自己「座標」時,將「人」放在「天地」、「道」中展現「天地人」關係和與「天地」、「道」的互攝中,藉「天道」法則秩序下降於人世間成為「人間道」、「正道」,以供人們依循一如「天道」大公無私,化育萬物,這,就是不單純追求個人的利益問題。

  當人世間展現出來的「人間道」能倣傚「天地」、「道」無私、不偏不倚地孕育萬事萬物、生生不息,儘管,它是無形無象、無言無語,「不仁」,但是,在相對應中,亦表明了它大公無私,孕育化育雨露均沾,總是從整體中體現調和、協調力量令到各種現象得以平衡,才會衍生了萬物共存共濟、互相依存,儘管會有個別消長、枯榮現象,但,也有一種不易定律,是會往復變易,產生輪迴不息動力,此消彼長便能達致互濟、平衡,展現生機,走過了一段歲月,便回復了秩序、規律所「設定」的境界,超越了「第四維度」,依然按照既有的秩序、規律生息、枯榮、消長,體現出整體共生的榮景。

  借鑑這種變易、枯榮的「天地」、「道」法則規律,人世間說這是「正道」,是個人參透了「密碼」以後可以「入門」而「立心」,定立了「初心」的層層自我實踐,走上了古今「一氣」的連通境界,接過了前人的交棒,為個人得以自我實踐而「延續」一代代人「初心」,形成了群體的薪火相傳,將「內聖」接上了一代代人的事工,成為對「外王」的追求、發展,且個人從「入門」時便要確立「初心」,以追求「內聖外王」為職志體現依循「王道」而行,將「平天下」,太平盛世惠澤蒼生作為個人自我實踐的層層進路,不可言廢,否則,便難以貼合「正道」,守好「初心」,這便有違修身根本,有違「立心」「入門」展現的「初心」。

  此所以,「大道之行也,天下為公⋯⋯」,開宗明義,指引了「大道」、「正道」是如何從個人修身推演開來,令到個人追求自我實踐,免於有孤懸疑惑的同時,必然抓住了「天地」、「道」的個人「座標」,而且,不會有私心存在,總要從調和、平衡中求取「天地」、「道」的法則秩序放於「人間道」的運行。中華文明、中華文化,正正在一代代人交棒接棒中,成就了一代代人的事工,以個人實踐的「內聖」開出人世間事工的外王,生生不息,繼往開來,迎上二十一世紀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卻始終一如,體現「和」、「大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