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相害 樂 仁

250

  中國是一個民族多元、融和並育的國家,歷經五千年歷史演進,朝代更替,最終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政上確立五十六個民族,而一些因種種原因難以鑑別未獲官方認可的,也納入「未識別民族」,據統計,這群人的人數約六十四萬。此外,還有一大批來華營商學習的世界各地族群,為我國民族多元共譜和諧共存,展現「和」、「大同」的民族、文化、文明精神價值,可以說,相比於世界各地的民族融和問題,中國這片廣袤土地、資源分布不均的「大平台」、「大家庭」,是民族共融、並育一個上佳版本。

  為此,當國家在提振生產力,啟動現代化建設以後找到一條「中國模式」道路,提供國人互助、互濟,從「先富起來」漸漸推廣形成共富,設定目標致力於二○二○年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當中,莫不有著民族多元共濟並育的元素,倘若脫離了這套「基準」,國家推進改革開放,可以想像是難以一如今天所能取得的重大成就,反過來,亦即難以反饋各地方、各民族分享紅利成果的「份額」。

  由是,國家從自身發展、取得成就,惠及普羅大眾、各民族而展現勃勃生機的時候,不忘並育共濟的責任和使命,將這個上佳方的成果,讓周邊地區,讓世人共享。而且,從「和」、「大同」精神價值展現出來的一榮共榮,我們國家看得較世界上不少地方更高遠,這就在於,從五千年「大數據」經驗中,早已說明了只有共榮、並育,才是成果分配可持續發展的必然之途,不能因自身壯大,便走向稱霸之途,這不符合中華民族「和」、「大同」的「王道」個性,於是,共享並育,必然是推己及人,層層外擴。由此衍生的發展形勢,不言而喻,從國家廣闊土地上多民族的特色,透過地緣關係惠及周邊地區、民族,以便在共榮中,大家可以積極因應自身條件採用最適切自己發展、提升的進路,便由此啟動了「一榮共榮」的主客觀條件,形成強大合力,勢不可擋。

  何以「一帶一路」可以吸引沿線國家加入,共商共建共享?何以中歐這個亞歐橋樑得以架設,啟動「中歐班列」打通軌道運輸,為沿線國家地區提供流動的「大動脈」?何以在陸路絲綢之路和海上絲綢之路沿線國家提出來自身的建設力量憂慮以後,不是拒絕加入「一帶一路」沿線的硬件,尤以基礎設施建設,以期聯通「帶路」大動脈加速發展生機?這些,都關乎「並育」中展現「和」、「大同」是體現共商的大前提來共建,而非一方強加諸對方要「打開市場」,要增加「基建」掉入債務陷阱的「地雷」。事實證明,不少沿線國家在「帶路」輔助中,完全按照她們的條件、想法、目標來推動基建發展,以至,將區域內國家原有的彼此合作策略,引領到「一帶一路」中去,成就「一加一」、「一加二」,以至「一加N」的共濟並育大環境,才能消除這些國家謀求發展、建設雄心的同時,又害怕變成「大白象」等債務陷阱。

  當消除了疑惑,釐清了誤解,「帶路」沿線積極匯入這個新世紀「大平台」,顯而易見,便是經過共商而認定可以從共建中達致共濟、並育而「不相害」,反而,更是個「加」的符號,促進沿線長足提振。從中,還有更深層次意義,沿線地區是一個多元民族、多元文化共存的環境,卻囿於發展水平不一,以至各地條件掣約,令到邁向新世紀征程上,很容易因為利益分配不均而產生種種抗拒思維和衝突行徑,「一帶一路」正好為這些多元、「碎片化」民族、文明提供了「黏合劑」,形成並育的「大平台」,促成各地按共商共建共享原則來推動整體區域的互利互諒合作共贏,以中國邁向世界舞台中心的動能,像「火車頭」引領沿線地區走向新世紀。

  這是一個強烈信號,只有共商、共建、共享,才能更好展現「並育」中互不相害,反而更能凝聚民心,令到沿線的多元民族、文明得以民心相通,解除了思維的束縛,從而產生互信,便又反饋於「共商」中能放下彼此分歧,容易在「大平台」上互動,找到平衡點,將原有「地緣關係」的負值變成正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