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留戀 樂 仁

52

  當明白不管過去有多風光,又或有多苦難,過去了總是過去,「往事不諫,來者可追」,於是,便能收拾心情,振作起來重新上路。這,也是中華民族智慧所在,是農耕社會文化凝聚起來的一種生存智慧,今造收成好,便積穀防饑,收成不好,也不怨天尤人,下一造努力耕耘,總會有美好明天。而這份智慧,也是建基於「和」、「大同」的人與自然共處上,是必然有的興衰更替,無可避免,不用留戀,更不用抱怨,只有主動積極面對,以求變來應變,才能從順逆中走過一個又一個階段,整體而言,總能夠向前提升,在「和」、「大同」中邁向太平盛世。

  因此,與其說「俱往矣」,似乎很負面,但,如果能深一層認知它的意義,便察覺,是人生一種積極態度,不留戀、不抱怨,並非不重視所走過的歷程,也非不會從中汲取經驗教訓,而是一種看透每個階段的意識,這個階段如何開局,如何發展,如何結局,是一個過程;但是,這個階段接下來的,還有引伸向未來的一個又一個階段,才不應為了一棵樹而放棄一個森林。這個階段做得好,又或失敗告終,都不影響完善、提振意識,走向下一個階段,以至未來各個階段,才會切合「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的完善開新精神,才會推動人們實幹,來以實質行動應對面前的好景、危機和挑戰,總能最快化解危機,重整旗鼓上路,走在他人跟前,最快迎上發展機遇,助力另一階段創新發展。

  中國人,中華民族,就是以這個謙卑個性,以「和」、「大同」來與自然共處,做好自己,以實幹做好應做的事,等待天時、地利配合,便會在「和」、「大同」的努力實幹中開花結果。先輩從大自然、農耕中參透這些玄機,成就了儒家、道家思想,都指引向人們「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為後世一個又一個階段寫就好「發展方程式」,為此,上下五千年的歷史文明,二千多年的信史朝代興替,便總是一種「和」、「大同」追求中,以實幹營造起來盛世,也因歪離實幹、民本而出現衰敗,反而激發起人們「俱往矣」情懷,又一次重新回到實幹征程上,開啟另一個新時代、新朝代,寫下一個時代偉大的版本,為中華民族延綿,鑄刻又一段歷史印記。

  此所以,中華民族重視「根本」,從「根」開出枝繁葉茂的時代,也有枝幹衰敗的時刻,但,保留下來完好的「根」,它總能一以貫之指引民族、國家邁向新征程,開啟新時代。而且,正是這種重視根本、重視祖輩先賢丰功偉蹟為民族開拓發展的功業,中華民族才最重視自身的歷史、文化,前人經驗,從這些積澱下來的瑰寶中,迎合新時代的元素、外來優勢,結合成為自己發展創新的內涵、動力。於是,不難察覺,每當中華民族處於最危難時期,便是厚積薄發,一舉衝破困苦的最佳時機,總能開新創出偉大功業,又或開一代風氣之先,成就新時代版本。

  正如,十年文革浩劫令國家瀕於垮掉,一窮二白的經濟困境,遠遠落伍於西方發達經濟體的經濟、社會、民生、工業體系、國防力量⋯⋯可是,當改革開放號角吹響,當萬眾一心投身國家民族振興,總能感召海內外中華兒女為開新、圖強貢獻一己力量,才能夠在四十年光景中,成就中華民族復興的基石,指引向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兩個百年」新征程,令世界讚嘆,四十年來中國走過的路取得的成績,是西方世界幾個世紀的歷程。今天,國家追趕上現代化、第四次工業革命,帶來國家民族時代新氣象、新時代版本,可以說,莫不在於認識到「俱往矣」,不留戀、也不抱怨,集中精力實幹,才能興邦,才能令中華民族再一次展現實力,重新靠近世界舞台中央。

  這是在汲取經驗教訓後,做好自己,做好應變,以求變來應變化解國內外各種矛盾、衝擊和挑戰,才足以從開新中一一化解危機和挑戰,不管世界怎樣變化,中華民族的巨輪,在歷經五千年航程後,今天,再設定「兩個百年」目標,為實現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而奮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