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會標籤 樂 仁

88

  易、太極,是中華民族先輩參透了天地演變往復下,凝聚起來的智慧,總結出一套寶貴經驗,再將「人」放於其中,形成了「天地人」關係,以「人」來適應天地變化,適應人與人的交往和人事變遷,以總是看到往復演變而不定於其一點,避免「刻舟求劍」來左右了思維,以「動態」來審時度勢,引領自己、社群、國家民族迎上困難挑戰,展現堅忍不拔的一份民族性,一路下來,走過了五千年的時間長河,可是又歷久彌新。

  既然事物、天地是往復演變,便不會定格於某一點,由是,便在中華民族世世代代人的思維中,始終秉持一種認知變化的思想,不會標籤、不會定性於其中某一節點、某一「定義」上。為此,「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以這種大智慧看人事,看演變,才會有「無用之用」,才不懼「毒」而入藥用毒「以毒攻毒」,來調整身體,來挽救人命。這些智慧,儘管在世界上,其他國家民族不乏有所理解,可是,能夠一如中華民族般由先輩總結,有系統地承傳下來且深入一代一代人成為「基因」,構建起來形成中華民族精神、中華文明、中華文化者,稀矣!故此,回溯五千年歷史時代洪流,也只有中華民族、中華文明、中華文化至今是一套「活文明」。

  不定格於某一節點,看到演變是一種往復不息的「前行」,於是,從四時變化,便是冬去春來;依四時之演變秩序,適應變化,將「人」放於其中,是春耕,秋收冬藏;是月有陰晴圓缺的往復,物極必反,否極泰來,只有看透這些展現出來的表面現象,是整體中的一個片斷,無用驚恐它會「定格」,看到逝去的,也足證將來的,於是,人的心就能安頓,就能處變不驚,降低了躁動,便能具理性空間自省,究竟當下處於一個怎樣的階段,去哪裏,往後會出現的「拐點」?才能夠看到在「好」的時候,要積榖防饑,要有危機意識,做好部署應對未來會出現逆境;在走向亂、衰運的時候,這個演進,到何時會走到最壞時刻,否極泰來,便能安心接受挑戰,「捱」過困難時期,不怨天、不尤人,形成一種韌性,遇強愈強,「捱」過去。

  這種民族性,在廣東人中更是將民族韌性發揮得淋漓盡致,「鬼叫你窮呀,頂硬上!」成為社會寫照,成為基層面對生活的一份自勉力量,因為人們始終不渝相信,「頂硬上」便能「捱」過去,迎上往復演變中的否極泰來,今天處境,不是「定性」、「定格」,而是動態變化中一個特定時空的現象,它總會「變動」,處身逆境,便會往最差的「極端」進發,當到了這個「極點」,便會「返程」,走上好景。廣東人過去面對各種困難挑戰時,便會以「頂硬上」來自勉,來鞭策。當然,這不是說「坐以待斃」,而是,適應了「天地」往復演變的變化「道」的運行,可以依靠「人」的力量加以「輔助」,加以「紓緩」,調理、來平衡達到理想中的「境界」,助長發展、演變動力,加快生成所希冀的現實出現。此所以,是自強不息,是天助自助者,是人無遠慮,必有近憂,凡事預則立等等人生智慧,在中華民族的生存發展歷史中,每個時代、朝代,莫不「上演」一個個感人故事。

  從女媧補天、愚公移山、后羿射日等等傳說,便賦予中華民族這種理想,體現「人」在「天地」往復演變中具備了無比自由意志,不會等待「神」的指引,不會依靠「外在」的主導力量來驅使「人」在「天地」中做好自己的「主宰」。

  為此,可以看到,先輩看透了天地往復演變,總結出「易」、「太極」智慧,指引後世依循這套精神,更好發揮「人」的功能作用,更好造福自己、群體、國家民族和世人。在各種危機、亂象降臨時,便能夠有一份堅定意志闖過去,形成了「頂硬上」的巨大集體力量,一方有難,八方支援,迅速集結、動員,前仆後繼。

  翻開中華民族歷史,五千年的時光洪流,一頁頁國人鑄刻下來的動人故事,教後世可以親歷先輩「頂硬上」的可歌可泣精神意志,他們為後世提供一套很寶貴的經驗,也告訴後世,「頂硬上」是可以實現理想的堅持、毅力考驗,終會取得成就,化險為夷、否極泰來,終會為大家闖出新天地,幸福就在前面,只等待大家跨過腳下的危難時刻,便會從演變中,有一份豁然開朗的全新境界、全新天地展現眼前。因為,大家沒有標籤、定性於當下的困苦而將自己「定格」於這一「時空」看成「不可逆轉」的「永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