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預知 樂 仁

208

  中華民族刻苦耐勞,具備高水平智慧,且主體以農立國,形成了對土地的熱愛,對大自然、「天」的敬畏,於是形成民族性、精神價值,放於文化、文明的歷史長河洗禮、積澱,構成「和」、「大同」的核心價值。這也是中華民族、中國在源遠流長,上下五千年時代更替中,因應農業社會形成的民族性展現出來「士農工商」「階梯」的社會階層形態,且必然敬天、熱愛土地,尊敬人倫,維護好人與人關係、人與大自然關係的法則、秩序,以四時更替,大自然循環來看待「變」與「不變」,來從變化中,站穩不變,將「更替」視作推動前行的源源動力。為此,儘管世態多變,也一如俗語、曲詞指「變幻原是永恆」,惟是,以中華民族的智慧,每每面對「變」所產生的「不確定性」時,不會自亂陣腳,反而堅定信念,選對了路,便走下去!

  過去近兩個世紀令到中華民族,先賢經歷一段國家民族危難歲月,各種「變」衝擊這個東方古老文明大國,西方的工業化,從蒸汽機,到電力,對於農業社會的中華大地而言,是一種完「陌生」的社會環境轉變,對於以農立國的中國大地,遭受工業化先進生產力國家的侵略,令到這片偌大土地承受近乎「滅頂」之災。儘管國人省覺,追求自強不息,可是,在民粹、愚昧等弊端影響下,「義和團」式的盲目反西方情緒湧現,更令國家遭到重大傷害,焉能走上真正自強之路!

  可是,國人不斷探求能夠自強,走上工業化道路的心不變,外間怎樣變化、重創國家,反而人們志氣可嘉,從中學為體、西學為用,到全盤西化,總之,莫不在自強不息的探索中,以期找到切合國家革新,又能體現工業化提振的路向。

  當然,期間也踏曾產生一次又一次重大變化,國民革命推翻滿清政府,試圖引入西方政治、法律制度實踐共和;「五四」青年運動,從愛國、救國的「外爭國權、內除國賊」,演變新文化運動;日本侵華,長達八年的抗戰,大半個中國陷入戰火,遭鐵蹄蹂躪,可又激發起全民抗日,地無分南北,人無分老幼,終於迎來抗日戰爭勝利;惟是,對國家如何發展,政治制度如何鋪排等利益分歧,國共內戰,終於,新中國成立,推動工業化發展,而民國政府退守台灣,致力建設,形成中國兩岸分治之勢,在謀求統一中,兩岸都選擇走自己的路,卻又保留下來民族、文化、文明的繼往開來,以「和」、「大同」啟動發展進程,在「變」與「不變」中,提振國家實力,造福百姓。

  這就是一種「變」與「不變」不可知中,中華民族、文化、文明在前路「不確定性」迷惑中,總能以民族意志指引目標,開闢前路的堅毅不拔情懷,較世界各地總能站穩步伐的一種民族優勢。尤以新中國歷經三十年發展,因文化大革命致整體國家經濟頻臨崩潰的時候,改革開放這一國家「起死回生」戰略,便是在「變」與「不變」中發揮民族優勢的最佳體現。站穩步伐,做好自己,走自己路,終於,國人看到我們「走對路」,一次又一次的「變」,和內外衝擊,都沒有剎止前行那個「北斗星」,都沒有改轅易轍逢迎西方世界的「要求」、「需索」,都沒有以短視目光「大開中門」來者不拒!而是,摸著石頭過河,沿海、沿江、沿邊的層層推動發展,試驗好了政策措施才拓展至「落後」地區倣傚、執行,一步一步因應時代、時勢革新,出問題了便立即「剎車」,才會有「一放就亂、一亂就收、一收就死」之戲謔。但,這不打緊,實事求是應對,才是面對「變」須有的「不變」思維,才能夠在探索中,免掉入滅頂的危險境地,因而,不少同期追求改革的外國先後「滅頂」,可是,中國這邊風光獨好。

  今天,世界「黑天鵝效應」此起彼伏,世界亂象甚至超越了不少「智庫」所能評估、預測的「報告」,正如誰會預測到英國公投脫歐竟然實現!多少人能預測特朗普會當上美國總統!這種種「不確定性」,匯流至今,形成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益增人們面對前景迷霧重重。但,中國、中華民族仍以自身的優勢、智慧,站穩步伐,堅定意志,朝「兩個百年」邁進,在不可預知中走自己道路,「走對路」,做好自己,總是能夠化險為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