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 變 樂 仁

1045

  國家按實用主義、理性現實來實施改革開放,印證了舉國上下必須以「活」的思維,來因應面前遇上的各種問題,調整好發展策略。而且,既以「活」來謀劃發展,便得面對甚麼是「不變」,甚麼可以變,才能從站好定位中,走向所確立的目標。否則,必須「不變」的定位而常常轉變,真的應驗俗語所說的「無舦船」,團團轉,精力消耗,卻難以達致成果。

  為此,改革開放,是站於民族精神、文化文明「和」、「大同」定位,追求國家、國人進步,走上現代化發展征途,改造國家短板,最終,實現國強民富的「共富」大環境。

  由是,當年提出來「一部分人先富起來」的術語,只是為國人能夠容易明白,改革開放所追求的目標,而且,那說詞中還有「帶動和幫助其他地區、其他的人,逐步達到共同富裕」,可見,改革開放追求現代化、富裕,並非如資本主義社會是個人財富、個體發展,當中,正正契合「和」、「大同」,是國家民族不變的「定位」,這便要具備實用主義、理性現實來逐步推進「變」,為公共利益最大化而謀劃階段發展目標,一步一腳印,在經歷各個階段發展以後,實現共同富裕。

  看看這些「前置」條件錨定了國家民族振興的策略,便知道,中國實施改革開放,是建基於「和」、「大同」、「共同富裕」的定位,以開放引領改革,又以改革促進開放,在「共建」下,百駿競走,能者居之,自自然然有一部分人先富起來,有一部分地區先富、先發展起來,形成了「先進」部分,來帶動後進、落後部分發展。這,除了個人、地方「致富」,他們還有更重大責任,即是,要當上「引領」者,而非自己富裕起來,強起來以後便「完成任務」,又或,一如西方發達經濟體,個人富起來以後,與他人沒有半毛錢關係,甚至,衍生了貪婪,社會經濟愈繁榮,貧富懸殊愈厲害,以至演變成資本掠奪、資源操控,終於形成1%的人所擁有的財富超過其餘99%的人,且認為理所當然,是森林定律必然。

  國家推動改革開放,一開始便闡明追求共同富裕社會,貧窮不是社會主義,因而,國人深明甚麼是變,甚麼不可變,從而能夠理性思考怎樣動態平衡各種利益,怎樣推動「開放」,哪些又不能「鬆手」。尤以引進資本,建設金融經濟這些大政方針,可以說,從來都在中央緊抓嚴控下運行,為此,就是在「共同富裕」、「和」、「大同」這些「前置」條件中,不會出現漏洞讓資本有可乘之機,藉改革開放的「變」動搖了國家民族的「不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