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盤散沙 樂 仁

301

  也許,世界各地很難理解、明白何以在中國偌大土地上,既然地域資源差異巨大,且是五十六個民族各有「源流」,何以能夠「大一統」結合成命運共同體,以一個多民族、多元文化共存姿態展現世人面前?這,正正源於在這片土地上的凝聚力,是以「和」、「大同」這份民族精神,體現文明、文化共同價值存在,構建起來的「共同信仰」,形成巨大向心力,結果五十六個民族、文化多元歸於一體的有力展現。看待這些元素的「異」、「同」,不能簡單地只看到相異的不同之處,而恰恰,應該看到箇中「相同」部分的「共集」,,且是以「文化」、「文明」的精神作為凝聚力來結合在一起。

  於是,深究起來,不同民族在這片偌大土地上生生不息,其實,在漫長歷史時代長河的發展進程中,可以說,會有矛盾和相左出現,這是事實;但是,在更長的時段中,又令到五十六個民族在文明、文化的共同信仰中,保持了和平、和諧共存的共建共濟,還有,所具備的各自文化,能從相互交往中互相借鑑,互相促進,去蕪存菁。

  為此,總能從文明文化多元中,找到了「共同信仰」、「共集」,諸如,對天地的崇敬,對「天地人」的關係,對做「人」工夫中人與人的關係,家庭的重要性,對祖先的崇敬,這些莫不自自然然化解了彼此的相異,反而從中擴展了共性、向心力,促成各民族和諧相待,共同攜手應對外在環境變化,統合成以文明、文化為「信仰」的一個國家。

  理解這種契合精神,認清了「和」、「大同」精神價值感召下,早已超越了某一「主義」、「教條」、「學說」,是在有容乃大的統合中,總會化解表面上的相異,從而加大了統合力量,從「整體」中各安其位,各有本分,做好了個體的存在、個體的責任。儘管,中華民族正是以這種民族特性共存,追求生生不息發展,平常看起來似乎「互不相干」,給世人指為「一盤散沙」,但是,到了危難關頭,便能迅速統合力量,抗禦危機挑戰,為國家民族自強不息,為這個偌大國家能夠屹立世界民族之林,貢獻個體力量,前仆後繼維護整體利益和整體存在。

  因此,與其片面地說中華民族、中國人是「一盤散沙」,倒不如深入研判這盤「散沙」到底是在甚麼條件下,會瞬間凝聚起來強大力量,竟堅如磐石,難以撼動?為此,當我們將視線回歸到文明、文化的「共同信仰」,便可以理解,這種文明、文化是很「鬆散」存在,正如,它內容是多元化的不同「支流」共存,卻又匯流進「同一信仰」的「主流」中去,不同地域、不同時期、不同民族所凝聚、沉澱起來的文化各有特色,多彩多姿,但是,未「匯流」起來時,顯然它們是各自存在,是相當鬆散的結構,更難以明言「主流」是甚麼。可是,一旦運用到中華文明、中華文化,箇中又會在不知不覺中,以儒釋道作馬首是瞻,但,它僅僅是一個象徵而已,並非將之放到「極端」對立上只有這些而排擠了其他文明、文化的共存。恰恰相反,將儒釋道放在「上層建築」以後,竟能很容易統合起來多元文化,形成很具鮮明形象的中華文化主流,一如大江大河,總是匯流了不同「支流」而形成幹流,滔滔奔向海而具備無比強大氣勢般,這,就是「鬆散」中有「統合」,「統合」中見「鬆散」,一如「動」、「靜」相濟,相輔相成,從不同觀點角度看,有不同特色、魅力、力量,卻非相互排拒,反而是共同存在的個體和整體,當要發揮整體力量時,原本鬆散的「一盤散沙」,可以在瞬間展現雷霆萬鈞之勢,教人詫異。

  這就是中華民族總能在最關鍵時刻展現出來民族精神力量精妙之處,「和」、「大同」從潛藏的「基因」中,迅速感召國人投身於這些「大平台」,集結力量,克難攻堅;但是,當太平盛世時,人們又可以回歸到自然法則中那種鬆散的相互存在,各安其位,在人們自由意志下,尋求個人、社群的理想,自我實踐,找到安居樂業、提升專業水平,開拓自身幸福生活,從而取得幸福感、獲得感。這,就是中華民族、中華文明、中華文化精妙的做「人」工夫,不會鐵板一塊,而是適應環境,針對所需而展現發展、革新力量,「適可而止」,體現人性真善美的同時,安頓好人心,便能應對「天地」大自然演變的往復,處變不驚。

  正因具備這份剛柔並濟的韌力,中華民族、中華文明、中華文化,才能歷久彌新,五千年的沉澱、前行,至今依舊野精彩處處,多元璀璨,生機勃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