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 樂 仁

224

  說世界正處於百年未有之大變局,是國家領導人對當今國家和世界大環境、「大格局」作出的戰略判斷,是從國家實施改革開放四十年所取得的發展成果,世界在這個「大平台」共建共享形成的國家內外環境變化所作出的判斷,以期讓國人看清形勢,從國家「大格局」、「全球化」兩者間所產生的互動、衝突來看清國家民族怎樣邁向民族復興、「兩個百年」目標,從「變」之中,站穩「不變」,集中用力,勁往一處發。

  「變」,是因應國家提振實力,以工業化走上現代化,又以「四個現代化」,從中國「以農立國」的根本,啟動這個古老東方文明大國自強不息、與時俱進的革新。由是,「四個現代化」從工業、農業、國防、科學技術層層鋪展開來,可見,工業現代化,沒有排除農業現代化,沒有摒除中國以農立國之本,體現文化、文明精神價值所繫。國家以農立國,承傳下來的,不獨是農業賴以生存的「餬口」,而是,從農業發展出來的社會制度、規章、法則,那一套深植國民「基因」的「和」、「大同」、「五倫」,仁、義、禮、智、信等人與人關係共處,人與大自然共處的精神價值,不會因「工業化」而盪然無存,它所代表的行為法則、思維,依然一代代人傳承下去,不管現代化要怎樣「革新」、「變」,可是,這個精神價值核心「不變」,才是國家、國人意志。

  尤以改革開放以來,追求的,就是變革、更生,以開放促進改革,又以改革推動開放,總以變來推動整體國家發展,更上層樓,體現與時並進的不斷提升,實現自強不息。試想,這種「變」,又焉能會有「終點」,又豈會有「止境」。但是,設若這種「變」失卻了國家民族、文化、文明的精神價值「不變」,失卻了目標方向,失卻了「把舵」,那麼,只會成為「無舵之舟」,在汪洋中找不著北,團團轉消耗自身能力、體力,徒勞無功,且必然錯過了時間、時機,總是力氣花盡,卻一事無成。

  試想,在四十年改革開放歷程中,國家是如何在敞開國門的同時,借鑑西方先進經驗,引進來自我革新?又如何站穩步伐,改革開放並非「大開中門」,更絕不照搬西方的成功經驗、模式來採用「休克療法」以期在最短時間內走別人以世紀、以她們自身建設起來的制度模式。而是,用摸著石頭過河方式,一步一腳印檢驗不同經驗、方法,革新國家的制度,終於形成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一套切合農業社會,中華民族、文化、文明現代化之途。或許,這僅僅是一個開始,畢竟四十年時間對於一個地方、一個國家在追求發展上是白馬過隙的瞬間,是一個初始階段,但能否可持續發展下去?需要不斷摸著石頭過河才能找到比較確切的答案,今天,我們還不能「武斷」地說,過去四十年的「變」,定必確立起來基石,一如外間所說的「中國模式」,是一種可以套用且能「複製」的方法。但是,至低限度,面對「變」與「不變」,國人深有體會,國家是走過了險境,依然保存活力生機謀求更高層次的發展,國民也在「變」的改革中,提升了生活水平、獲得感和幸福感。

  既然這樣能令國人感受到福祉可以從改革開放的「變」中,實現提振,導致國強民富,那麼,可以從這種自我感覺中肯定過去的「變」,所選取的道路是正確的,能夠因應這個東方古老文明大國、以農立國、民族激發活力生機,取得成績。且同時可以肯定,改革開放正正切合中華文化、文明「和」、「大同」,不獨是中國人自家事,而且,可以攜手世界各地認同「改革開放」的國家、地區,在這個「大平台」、國際「大舞台」一展所長、各取所需,推動「全球化」發展,夯實根基,也令到世人共同建設好人類福祉,追求「人間天堂」的共享,而過去四十年,正是這種發展的變化,構成了面對「全球化」發展而形成的今天世界處於百年未有大變局的另一種「變化」!

  也許可以這樣看待今天世界處於百年未有之大變局,這,也是過去四十年從西方世界、發達經濟體主導下的一種「大格局」,走向「全球化」「大格局」出現「變」的衝擊,有待世人梳理當中「變」與「不變」,來調整好心態,迎上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