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  錯」 樂 仁

384

  世事每每就是很吊詭的現實,人們明明看到前路會是一如希冀和抉擇的取向,且邁向「成功」;可是,偏偏到「臨門一腳」便「反艇」,一如俗語所說,這是「不以人們意志為轉移」而事與願違。這種出乎人們想像和希冀的變逆,有當中主客觀條件和意志,但是,一旦事與願違而背馳人們所希望達致的結果,所產生的重大錯誤、錯失,是否能有「調整」空間予以補救,還是「一子錯滿盤皆落索」,才是最值得人們正視的抉擇問題,以免在「大多數人」作出「選錯」下致大家沒有回頭路走進了「死胡同」,甚至加劇了在「選項」過程中形成的不同階層、不同利益矛盾對立,惡化了社會分化,為「整體」走向「碎片化」卻欠缺「黏合劑」而變相陷入無休止矛盾。

  回頭看看英國脫歐,在公投中展現出來的人人有份選擇,服膺於少數服從多數的「大多數人」選擇、代議政制的制度框架。可是,經選民投票,百分之七十二點二一投票率以百分之五十一點八九贊成脫歐,百分之四十八點一一反對,以百分之三點七八的接近比率而決定英國這個老牌民主國家未來命運,當中所呈現的「大多數人」,其實是不足4%選民的差距便主宰了脫歐,否定了留歐,在民主政制少數服從多數下,英國政府必須按照這種「大多數人」民意與歐盟談判脫歐方案和進程。可是,經過三年多談判,英國政府與歐盟達成的英國脫歐時間、方案、補償等,反而受英國國內民眾和議會不斷抨擊,議會三次否決梅首相的脫歐方案終至其「下台」;但,這便能夠「扭轉」英國脫歐「命運」,能夠如期於今年十月底順利脫歐?還是英國只會一步一步走向國家嚴重分化、利益嚴重衝突,以至成為蘇格蘭和北愛爾蘭脫英的「危機」和缺口?這固然是英國人的選項和抉擇,但足證,一旦在沒有「調整」空間和欠缺迴旋餘地的選項中,將國家、地方命運放於「大多數人」選擇而「選錯」的話,後果是毀滅性。

  當然,世事的吊詭是沒有「如果」,沒有「回頭路」,才足以教訓世人,作出重大抉擇便需要「客觀」、「理性」、獨立思考,這也正是西方民主政制設計的「預設」要件。可是,在龐大的「整體」和「碎片化」共存下,在今天網絡化世界展現出來的訊息爆炸,且需要時間供人「消化」思考和「沉澱」,更需要判辨訊息來源真偽以供參考決策的「理性」、「客觀」環境,是否能「即食」便「拍板」?不無疑惑,也可以說在「理性思維」中是很難體現出來的。

  故此,看看英國公投脫歐以後,「大多數人」選擇中有人反悔,指當初展現出來的資訊根本不乎現實,甚至其中充斥假訊息,以至不少人「醒覺」被「誤導」,在欠缺對脫歐利害作出思考下,信了誤導訊息而投票脫歐!可是,這些「遲來」的覺醒顯然來得太遲,也不可能改寫鐵一般的事實,當「大多數人」選擇路向以後,政府必須執行決策,其中人們「反悔」再沒有「補救」手段和措施,只能明知「選錯」也必須執行這個共識和集體意志,不管國家前途命運,不管未來是興是衰,所有英國國民都要為這個「選錯」而付出重大代價。

  當然,英國脫歐事件是一個很「例外」和「極端」的事件供人們思考,當「大多數人」在「選錯」以後會有多嚴重後果,作為世人警醒、覺醒來找到化解危機的「實例」。但,與此同時,更足證,一個社會、一個國家,乃至世界,更應重視「和」、「大同」展現出來的「王道」,以免「零和博弈」主宰下出現贏者全取,導致明知鑄成大錯卻沒有「調整」空間、沒有迴旋餘地和沒有糾正機會。中國人「和」、「大同」呈現的「王道」,是以「不偏」、「不易」之道,以可以「試錯」而找到「對」的變革方式來「試行」,找到應對方案。「神農嚐百草」的寓意,是從試驗中找到「對」的路子,中國實施改革開放四十年,何嘗不是實事求是「試錯」來找到「對」,再推廣到不同地方的一個很好明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