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  路」 樂 仁

320

  中華民族、中華文明在上下五千年歷史時代的進程中,至今走過多少往復,形成多少「循環」,當然難以計量,但是,每一次走向其中一個「對立」點,顯然,先賢的教誨,這不是一個「終極」,「前路」更不會是「終結」式便停留在那個「點」上,沒有進路,形成固化。中華民族、中華文明之所以能成為世上「古文明」的「活版本」,是現存唯一活生生的文明、文化,是同一民族共建、推動發展的人類文明重要一員,,正正能參透這種「往復」的玄機,在「對立的共存」中,沒有「終點」,發展更不會「終結」,它們總是共存,且會轉化、並育,從而出現了不斷往復循環的發展形態。到了其中一個「對立」點,便會「物極必反」、「否極泰來」,形成全新的進程,有待人們努實踐適應自己的發展進路,完成「循環」中生生不息的演進。

  這是從「天地人」共存中領悟大自然規律的一種認知、價值判斷。於是,在中華民族歷史洪流的長河中,會有盛世,也會有衰落幾近滅亡的時刻,可是,憑藉中華民族的堅毅、勇氣,卻不會認為這種盛衰、成敗會出現「絕路」,會最終走到「終結」時刻。正正因為這種認知和堅持,中華民族在源遠流長的發展歷程中,向世人展現一個個「往復」時代,向世人展現一個個太平盛世,卻又伴隨著興敗的時代,告訴國人,必須以先輩感悟的「變」,以先賢對「天地人」大自然規律所凝聚的求變開新勇氣、精神,跨越各種挑戰,闖出「生路」,而非停留於困頓的障礙中作出錯誤判斷,以為走上「絕路」。

  正因為國人受益於先輩的這種勇於開創、革新精神,在逢山開路、遇水搭橋的堅毅、實幹中,在「外人」看到「無路」、「絕路」、「終結」的時候,反而國人看到了機遇,看到了出路。因此,藉愚公移山、大禹治水的故事來磨練國人意志,來提醒大家「路在腳下」,只要一路走下去,一路掃除障礙,便有路可走,便能走出屬於個人、國家民族,適合我們發展、生存的道路。於是,國人總是相信,只有障礙,沒有「絕路」,只要對自己、對民族、文化、文明……具備信心,便沒有闖不過去障礙,便沒有不能革新開出新天地的榮景。因而,在歷史洪流中,國人一次又一次在困乏中,開出太平盛,在一次又一次危難中,擺脫了各種危機打擊的重創,以血汗構築起民族復興的進程,指引著原來到了一個「對立」的「極點」,只有具備信心,中華民族依然是最能適應環境,最能求取變革創新的群體;當這種信心、意志凝聚起來國人力量,勁往一處發的時候,便是中華民族發展進程遇上障礙的歷史契機,呈現國人面前「往復」的一種趨勢,「苦盡甘來」,國人又再一次迎來太平盛世。

  這些例證,鑄刻於中華民族上下五千年歷史長河中,儘管總會有衰落時刻、戰爭內耗,可是,中華民族總是能一次又一次擺脫這些干擾、障礙,為迎上民族復興而實幹,求同存異,開拓民族發展新進程。於是,將近一個半世紀以來國家民族承受的苦難,遭受列強侵略的慘痛教訓,放在五千年民族、文明長河,其實這不是唯一的磨難,才激發國人救國圖強的意志,形成合力;及至國家實施改革開放,正是中華民族在「對立的存在」其中的「衰敗」極端,不以此為「絕路」,反而看到循環往復的另一個「起點」,看到「生機」,為此成就了至今四十一年改革開放偉大歷程,不獨是中華民族的新篇章,更是世界發展、壯大的新一頁,成為人類發展歷程中璀璨的一幕。

  當然,四十一年以來,國家遇上了種種挑戰和危機,也出現了不斷的打擊和障礙,可是,整體國家受惠於先賢思維、堅忍的教誨,逢山開路、遇水搭橋的實幹來應變,以求變來適應環境,終於來到了新世紀、新時代,且確立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新征程,設定好了當今的定位,也指引向往復中「循環」的發展歷程,走向太平盛世,以國人攜手合力奮進,作為民族復興的動力;也攜手世人,共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將中華民族的發展,導引向世界人類共榮的大道中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