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 樂 仁

161

  人類社會當然有人類的本性,如自私自利、貪婪一面;與此同時,也不能無視人們本性中的優點,會有善美、合群一面來到彰顯人的崇高精神價值。當然,這兩種本質都是人類的天性,都難以「二選一」只有其中一面。正因如此,人類世界經過時代流動發展至今天,回首過去,便有各種興衰時代,也有和平、戰爭時期,以至大多數時候人們處於兩個極端之間過上偏於安穩日子。但是,無論在甚麼時候,人類追求個人、群體幸福的目標始終不變,始終在世界上展現出來要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高遠理想。然而,放諸任何一個年代,又會出現不同的「手段」,設定不同的路徑以期大家能夠攜手共進,走上這個人類世界崇高價值。

  怎樣才能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古今中外不乏對這個崇高價值的描繪,不乏智者提出這個目標的進路。中國先賢指出天下太平、太平盛世的理想世界,有「小康」、「大同」;近代有追求世界民族在「共和」中平等交往,和平、民主、人權、自由、法治得以彰顯,體現從個體到群體的層層外擴權利和義務承擔,從而推進經濟體、地區、國際合作交往,聯合國這個最大的組合體由此展現出來「合作」的最大架構,以至其他組合體、非政府組織應運而生,促使人類社會在各種交往中,莫不以攜手建設人類命運共同體作為罣臬。

  今天,人類面對的國際大環境,可以說是過去所未見的具備如此共識以期實現和平、太平盛世的條件。但是,也不容忽視,世上還有一些地區陷於戰火、武裝衝突不斷,展現出人類爭奪利益而不惜生靈塗炭的惡劣環境一面,令到不少人活於戰火、恐怖之中,以至尋求途徑和機會「投奔怒海」找尋可以安身立命的「桃源」,致使歐洲、地中海地區湧現難民潮,衝擊區域內各經濟體在應對國際金融海嘯打擊的同時,在「苟延殘喘」中有「百上加斤」壓力,也促使上述國家出現了反難民潮、逆「全球化」的極左、極右和民粹思潮湧現,形成對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打擊。

  這種「反撲」,以至美國打響國際貿易戰,當然會教人們在善良一面中看到迎來了重大打擊,有不知如何是好,以至憂慮當前所凝聚起來的人性真善美推動人類命運同體構建會遭遇滑鐵廬。似乎,今天也正正處於「十字路口」,世界的發展會朝哪個方向走去?是「逆全球化」壯大,民粹、極左和極右思潮匯流推使人類世界「倒退」至二戰、二戰結束後的冷戰時期?還是,這種「逆勢」只會是人類歷史長河中一朵朵小小「浪花」,稍縱即逝,更加令人們看清「和為貴」、祥和、和平交往的重要性,令到人類社會又一次增強動力,致力推進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建設,取得突破性發展?

  禍福是互為依存的「一體兩面」,當世界經過以中國改革開放「洗禮」的全新發展格局,組合體、組合體「+」令到產業鏈滲透到全球各地「大市場」、「大平台」,是否可以「走回頭路」,以「逆全球化」摧毀這個重大的基礎來「另起爐灶」?還是人們在「黑天鵝」事件、「逆全球化」潮流的衝擊中會痛定思痛,從美國單邊主義、國際貿易戰的衝擊中再次警醒世人,未來應怎樣走下去,應否為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突破今天的各種障礙?這顯然是我們要思考,要採取相應行動的重要時刻,來為未來調整好路向。當人們認清今天世界各經濟體、組合體和組合體「+」形成的「生態鏈」再難以「分割」以後,相信,「逆全球化」、單邊主義和國際貿易戰不失為一個壓力,推動「反作用力」提升,人們更能認清開放、改革、互利合作共贏所指引的「人類命運共同體」目標應如何趨向,應如何踏上重要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