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化」 樂 仁

28

  中華民族是個有擔當的民族,始終秉持「天地人」關係,看待萬事萬物的「一體化」,為此,在敬畏天地,體現「天地」與人共存且天人合一,便明確了個人的發展方向,明確了人的歸宿,必然不是僅僅為了一己的生存發展,而是,從「易」、「太極」展現出來的「和」、「大同」,更梳理好了個體和整體關係,無論個人怎樣追求發展,取得怎樣的發展成就,他必然有所擔當。在這種思維層層外擴進路,出現了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也出現了開萬世太平的人文精神、責任感。

  因而,士子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是「讀書人」責無旁貸、義無反顧的自我要求,展現出來人格品德,是「天」所賦予「人」的一份人文昇華。其中,沒有他人、外在的「約束」,更沒有「契約」規範必然這樣投身於「天下」的情懷,惟是,這份感知、自我要求和鞭策正因出於「和」、「大同」感召下的自我覺醒和自我要求,才會是最堅定不移的職志,引領一代代「讀書人」前仆後繼,以開萬世太平為己任。

  不梳理好中華民族這種民族性,這種能從文明、文化傳統中總會感召後輩匯流到先賢行列,貫穿歷史時代,今天當個人「為天地立心」,這個心便能直接連接起千百年來有共同理想志向的國人、世人,可以上溯到二千年以前的時代,甚至先秦時代乃至以前人們的自我要求,不管時代怎樣轉變,事物世態怎樣演進,但,這份「初心」總是一以貫之。

  為此,從這個「初心」出發,便匯流起來開萬世太平,以天下太平為己任的一代代人展現中華民族在發展進程中,不管國家民族、文明文化怎樣興衰,惟是,始終會從抓住發展契機中,重新振作,開花結果。

  為此,當中華民族在過去一個多世紀蒙受?難,整個國家發展到後來被拒諸工業化、現代化大門外,奄奄一息看不到明天,似乎就此一命嗚呼的時候,忽然間,在最「黑暗」時,有明光一閃,有人意識到這個國家民族生存發展危機,不得不從自省中找出革故開新之路,一聲「改革開放」,扭轉了國家民族的命運,也開啟了文明、文化「現代化」一頁。為此,中華民族的自強不息、振興,國家民族現代化,擺在人們面前的,亦需要回到「初心」的「根本」,再尋求文明、文化的「現代化」,才能自強不息、鞏固實力,取得現代化的「入場券」。

  四十一年改革開放,不獨令中華民族這個古老東方文明大國在發展上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而更重要的是,以中華文明、中華文化「現代化」引領的國家民族,更具自信,看清了傳統文明、文化也可以在去蕪存菁、適應「全球化」發展下,得以開新,將從「中華」這個「天下」觀,擴展開來,國人更具國際視野,於是「為天地立心」,是向著「全球化」人類發展的「初心」,開萬世太平,更不局限於中國土地之上,而是,承前啟後,貫穿先賢的「初心」,將萬世太平擴展到「全球化」中,形成中華民族的一份世界觀擔當,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是國家倡議的「戰略」,更是中華民族有擔當下,達己達人,面向時代考驗提出來的,行使好現代化「入場,」權責的自我要求。

  今天,中華民族處於二十一世紀新時代發展的初階,追趕上了西方世界、發達國家工業革命的步伐,正正和這些前輩共同走向第四次工業革命的大門。但是,中華民族在追求民族復興的同時,並非只看到自己的身影,反而,仍然秉承傳統「為天地立心」,將個人、國家民族的「個體」,放在世界、天下、萬世的「整體」中去,必須以共存、共建、共榮、共享來體現「天地人」關係中的共存,不能分割。這,就是中華民族追求民族復興,亦即,回到從前太平盛世的環境,也必然秉承中華文明、中華文化「和」、「大同」感召人們「開萬世太平」的時代擔當。儘管,時代不同了,客觀元素差異重大;可是,初心不變,當為天地立心,便能推進,契合前人,形成無比強大的前行動力,走向開萬世太平,為己,也為人!

  可以說,國家實施改革開放,所掀起來的熱潮,再不局限於經濟、社會、民生層面的發展革新,而是,早已促成了民族自省自覺何以會落後於世界,怎樣取得現代化「入場券」;更重要的是,這便直指中華民族、中華文明、中華文化適應當今「全球化」,必須「現代化」的重大議題,啟動了中華文明、中華文化返本開新重要一頁,也在這個生死存亡時刻,令到傳統文明文化走上了適應世界發展的「現代化」征程,煥發生機,且在為天地立心的「根本」、「初心」中,為「天下」、「萬世」賦予當今全新意涵,教人眼前一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