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  花」 樂 仁

325

  世界之大,國家、民族、文化紛繁,呈現出來的是一個多元、多彩多姿世界面貌。由此可見,儘管是在同一天空下,卻又春夏秋冬季節變換,有百花依時盛放,有日出日落,也有月圓月缺。這些客觀外在條件,便告訴世人,這個世界不會是單一的一面倒,更不會只有兩個極端而形成「二元對立」,當時代運行,當各種「單元」運行起來構成多元互動的時候,世界便益增多元化。而「全球化」下,今天經濟聯通促成的彼此緊密共存關係,也打破了過去世代呈現出來的簡單聯通互動,以至因應產業鏈、供應鏈的共存、連鎖效應,促成我中有你,你中有我的「共同體」,才會構成今天國際紛繁的共存關係。

  如果有人妄圖打破「全球化」的共存關係,不管是以我為主,又或採用單邊、單極的自我保護措施,以至「閉關自守」只有自身存在而不顧及他人也同時存在,想想,以今天的經濟「全球化」、訊息化世代、互聯網構成的網絡聯通,甚至產業依存、生產線和產業鏈緊扣關係,顯然「以我為主」,「只看到自己存在」再行不通,再難以適應新時代、新世紀,以至現代化、工業化走上工業4.0的全新環境。

  由此可見,「全球化」依然是主流,「逆全球化」、「黑天鵝效應」出現,只是一種在作用力和反作用力呈現的共同存在中,會變成曇花一現的「浪花」展現世人面前。處於一個時代、一個年代、一個地方而言,這些「浪花」可能有它們展現出來的「風景」,卻難逃「命運」的必然,不管它有多亮麗、澎湃,有多吸引人們視線,最終還是必然掉入滾滾洪流中消失蹤影,滙入了時代、歷史洪流向前邁進,成為人類生存發展大歷史、大場景中的「過客」。

  當然,人們不容忽視,「全球化」,也會在紛繁的共存中,因為彼此個性、條件的差異,求取的成果,要邁向的目標不同而會出現矛盾、分歧、從而在互相激盪中構成發展進程中一朵朵浪花。可是,採用怎樣的思維、視野來看待當中激發出來的浪花,便直接影響了判斷,影響了往後如何構建真實,形成差之毫釐、謬以千里的判斷,能夠影響往後的所有發展。因此,能夠認清客觀條件,不致被誤導形成誤判,以至能夠緊守「和」,「大同」的精神價值做好調和矛盾、求同存異、包容共濟的「共存」,那麼,可以預見,這種「和而不同」的環境,最有利大家按照自身條件、實力、追求目標各安本位,也能夠在「共存」中攜手前行,儘管追求的目標、結果不一定一致,卻能夠互助互勉,協調好矛盾、化解分歧,免於彼此內耗互鬥,零和博弈,及至兩敗俱傷。

  況且,世界正因為是紛繁的各自存在形成「共存」,那麼,便呈現各自面貌、內涵、力量、條件而有差異以至重大差異。於是,從中可見,總會有人有所長,也有人有所短,俗語說「十隻手指有長短」,才是構成「完整」個人的必然,不能在追求「完美」的時候,十隻手指全部一致長度,人人身高體重面貌如「倒模」一樣。這才是脫離現實,無視實質掉入了「絕對正確」陷阱,為追求「完美」迷失了方向,喪失了基本客觀事實支持的實事求是態度,不利於人與人、地方與地方、國家與國家的交往,更難以體現「和」、「大同」的共存、共建理念。

  一旦掉入了欠缺基本客觀事實支持的陷阱,所「接受」的資訊、元素,便會「誤導」人們的認知、眼界,豈能以公平、公正、客觀來判斷好所面對的環境來為個人、地方、國家「未來」好好構建「真實」?處於偏執和偏差之中,便最容易促使人們脫離實際走上偏鋒之途,以至形成極端「想法」,在構建「未來」時,總是與一個客觀真實環境格格不入,卻又自以為是指外在客觀世界「不是」。試想,一旦個人陷入如斯偏執而未能覺醒重新以「和」、「大同」看待社會、時代、新世紀的發展,會構成多大的「逆反」能量?可是,不管這朵「浪花」有多巨大,最終結果,還是「融入」時代滾滾洪流中,消失殆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