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向逆向」 樂 仁

290

  中華民族、中華文明、中華文化 的精神,歸納而言,莫不是做「人」的工夫。因此,都能很好地針對「自省」用力著力,儒、道的精要,可見一斑;後來,佛學東來經「本土化」形成漢傳佛教,儒釋道並舉,更是直指人心之學,是從「正向」、「逆向」思維中找到了做「人」工夫的「入門」,提供人們自省,去蕪存菁。但是,當中的法則,離不開從自省中真真正正認識以為很認識的一個「我」,再從儒釋道三家方法中,取「正向」或「逆向」思維,高山仰止,是正向看到別人所長而希望與之看齊的學習、改進;「十惡不赦」,也可以用於「不善而改之」的自我完善革新。

  這就是中華民族可愛之處,正正由先輩參透「天地」大自然運行往復演變的奧妙,用於化育人而不將事物標籤定性,反而,能夠因事、因人而取之、補之、損之,形成中華民族、中華文明、中華文化博大精深的核心精神,從這擴展開去,便是在「根本」上不斷擴展開出新枝。但,不管新枝有多絢麗,有多麼的繁壯,它總能夠「回溯」,指向了「根源」、「本質」是相同的一個「啟端」。這才是中華民族、中華文明、中華文化不同於西方世界的區別之處,可是,這種不同,只是表象上的相異,看在中華民族眼中,能從自省和「正向」、「逆向」思維中找到「本土化」和可供取長補短、從之改之的門徑,不會將「不同」、「無用」放在極端對立內耗的境地。

  於是,一個半世紀列強侵華、日本侵華、國共內戰、文化大革命走過的歷程,對國家民族無疑是很大的打擊,可是,當國人能夠自省,能夠「從之改之」,便啟動了中華民族根本智慧,當改革開放號角吹響,國人便能以自省,「雙重學習」、「雙重革新」的能量,走上國家民族站起來、富起來,到強起來的民族復興之途,向世人展示中華民族精神、智慧,以「和」、「大同」形成共建共贏共享,以民族的更生換代,從農業社會走上工業化、現代化發展征程,且僅僅四十一年光景,便完成了西方世界幾個世紀的演變歷程,甚至在同是發展中國家的梯隊中,遠遠超越了這些「階梯」,逐步走向世界舞台中央,追趕著要進入第四次工業革命大門。

  這種「中國速度」,看在世人眼中當然稱奇、驚嘆,不知原由。可是,中華民族一代代人,很容易透過自省,透過做「人」工夫看到先賢智慧傳承下來的「雙重學習」、「雙重革新」中,不會拋掉了普遍人們看到的「無用」人、事,不會輕易「定性」某一「主義」,又或將之視作唯一「有用」,乃至「邪惡無用」。

  而是,總能自省,再從外在「有用」、「無用」的東西中提煉出來供自己改進前行的方法、動力,明知是「毒」,也能將之入「藥」,調理身體,平衡內在五行陰陽,提升了體魄來驅病治病,也能調整好身體機能抗病驅邪⋯⋯這種「正向」、「逆向」思維並舉,看到事物總是在演變過程將之導引向所需達致的方向、目標,便是中華民族始終能保持自強不息、開拓創新,且能「同化」不同事物為「己用」的一種精妙,將這個古老的民族、文明、文化返本開新,又跨越了外在環境、時代的打擊和挑戰,歷久常新,至今依然是當世活文明、活文化!

  自省,是國人從先賢智慧中傳承下來,一代代人不停的做「人」的工夫;只有自省,才能深刻認清「我」在當下的位置,具備哪些長處、優勢,與此同時必有缺點、不足,只有從向外借鏡學習中能以「正向」、「逆向」思維契合可供從之、改之的元素,那麼,便能事半功倍而完善、提振、糾正,將自己推向成聖的內在化工夫而具備實力應對外在環境變化和挑戰,總能抗禦風雨,走上了新台階。

  尤其當國人面對一個半世紀以來內憂外患打擊,可以說到了國家、民族生存發展最危難時刻,當國家領導人宣布實施改革開放,正正釋放出來民族、文明、文化「根本」中自省、從之改之的能量,重拾「正向」、「逆向」思維,不標籤、不定性意識形態、制度,反而能取長補短,能借鑑別人缺點而避免自己走上他的「失敗道路」,革新自己,於是,這種「雙重學習」、「雙重革新」推動下形成的活力生機,在世人面前,是難以言明的「中國速度」、「中國模式」發展勁力,可是,國人深明,這正是國家民族「返本」,從「根本」,從先賢智慧中開出新枝的呈現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