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敗  筆」 樂 仁

654

  「全球化」合作發展,原意就是在開放環境中加強世界各地經貿、服務合作,形成錯位發展,然後是各取所需,成就共建共贏共享的國際合作大環境,造福各地民眾。可是,在推進「全球化」進程中,出現了經濟體「強勢」與「弱勢」面對合作時的「差距」,尤以資本強勢流動,在供需下每每出現了不平等合作,令到希冀引進資本建設發展的地方,竟然出現被「強勢」主導了命脈的畸型發展模式,從種種信貸條款,又或不公平貿易中出現了「掠奪性」,是人們始料不及,又或是從根本上未能阻止金融資本「強勢」地區「放棄」既有的「掠奪」思維,只以賺到盡心態來看待「全球化」合作,將「弱勢」看成了任由魚肉的榨取對象。環顧二戰後國際貿易、投資,跨境服務建設等等,不難看到這些影子。

  更嚴重的是,「弱勢」的發展中國家、貧困落後地區在毫無「還價」能力的同時,以為開放「市場」便能引進源源不絕資本投放於建設興業上去,於是,未有因應自身水平、能力制訂好各種「防火牆」,在「大開中門」式的引資,形成「強勢」資金湧進的時候,金融大鱷有機可乘,以錢炒錢,煲大各種可以炒作的資產價格,令人們誤以為這就是「市場」真正興旺,忽略了人為「操控」和煽風點火下的炒買炒賣式榮景,只能是財富轉移的一場場「零和博弈」,是藉「市場」、「自由經濟」之名,暗藏掠奪財富殺著,一旦時機成熟,大鱷「收網」撤資,留下了不名一文的資產爛攤子待當地人收拾殘局;又或是在貨幣挿水貶值的時候,大鱷以強美元在當地「掃貨」,以賤價搜購資產據為己有,致使當地淪為「窮光蛋」,以至值錢的國家和私人資產莫不「蟬過別枝」,成為「財富大轉移」下他人的囊中物。

  這種種「掠奪式」的國際貿易、合作,不是天方夜譚,過去一次又一次出現在發展中國家地區,以至強大聯合體,日本、韓國、泰國、委內瑞拉被「剪羊毛」,品牌企業落入「強勢」國家、投資者手中,成為「跨國公司」旗下附屬,在今天世界經濟環境,比比皆是;再回看「蘇東波」變天,前蘇聯解體,俄國國有資產私有化後,以低得可憐價格「出售」落入私人手中,俄國人民面對高通脹,每日果腹所需,都按當年猶如「廢紙」的盧布以「天價」來限購,這些慘象,不為外人道,更是「全球化」下世界各地應予正視、警惕的關鍵。因為,正正是各地忽略了「防火牆」建設的重要性,才在追逐「自由市場」時,天真地以為「開放市場」迎來外國投資便足以激活本地經濟、提振生產力;殊不知,魔鬼藏在細節中,原以為開放市場,走上自主、自立、自強之路,卻掉進了金融資本掠奪陷阱,反而失卻自主、自立,遑論自強,致令整個國家飽受摧殘,振興變成遙不可及的夢想。

  中國改革開放,可幸確立了「有限度」的開放,尤其只是面向經濟開放,更在「開放」中要實事求是,摸著石頭過河;具備條件地方先行先試,更有「試驗田」,來構建好各種「防火牆」,免除一旦失敗會出現骨牌效應。這足證,「市場」嫁接,不能只看它「自由」一面,只看到它有利一面,而忽略了,「市場」,尤以金融資本的自由流動流通,是潛藏「掠奪性」的風險伎倆,不能完全「放手」任由他人有可乘之機,不顧自保,否則,自主、自立、自強根本無從談起,甚至可以說是「送上門」任人「宰割」而毫無還手招架之力,終於導致自身陷入險境,成為「全球化」合作發展的敗筆。

  可以說,世界各地都看到了「全球化」合作下這些敗筆,也希冀有機制應對「掠奪性」一面,為此,希冀從中國改革開放經驗中做好「防火牆」建設。此外,「一帶一路」倡議,正正針對這些問題,提供「全球化」治理和防禦金融資本「掠奪性」的革新信貸模式,令到參與各地真正走上建設和可持續發展之途,實現共存共濟、共建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