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播  植」 樂 仁

142

  中華民族五千年生生不息的發展歷程,就是中華文化、文明核心精神價值「和」、「大同」的感召,一路應對「變」與「不變」的內外環境和挑戰,且沿途感召更多「同路人」以這個精神作為發展提振的指導原則,以共建共享,惠澤下一代的「前人種樹」精神來應對各個「大變局」,終能成就自強發展,以至形成「同化」強大功能,促成更多民族、文化、文明匯流到中華文化、文明長河,形成生生不息的勃勃生機,為民族前行,提供更多養分,供應更多「大數據」以作為參照的元素,借鏡如何突破困難,以堅定不移的民族信心和集體意志,開闢全新的發展空間。

  這,就是何以中華民族總是能在絕頂困難、危機,以至備受重創以後,還能夠篳路藍縷,走上再度發展具備生機的新天地。從五千年歷程中,看看中華民族一個個興衰階段,固然在繁榮盛世中,有著我們雀躍的榮景,有著民族強盛,造福百姓乃至世界而值得自豪的一面;但,一旦遇上爭鬥、朝代更替和戰火,給予我們嘆息的同時,哀民生多艱下,又會激發起來民族的信心、堅定意志,檢視民族精神價值,抖擻精神重新上路。而且,是以民族文化文明那股核心價值的浮現作為指導,作為「北斗星」推動精神價值感召國人,促成精神價值不墜的契合「現代化」發展,與時俱進,實現一次又一次「跨越」式發展,終於成就鳳凰涅槃浴火重生,再一次展現中華文化、文明落在中華民族的重要時機上,促成民族振興,去蕪存菁,散發光芒。

  正是這種遇上危機而變得愈加堅強、迎難而上的民族精神價值感召下激發起來的節氣,使得中華民族總是在「大變局」中能安然渡過,且能促成跨越發展的「重生」境況;五千年的經驗,貫穿起來的,莫不訴說著一個又一個可歌可泣故事,令到後世人感佩前人豐功偉績,那份「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的責任感、使命感,儘管在不同時代有不同的「展現」,但是,莫不是從個人做起,做好自己,但求在我,以「前人種樹」,不求為己的堅忍精神,克服內外條件的衝擊,終於迸發出精神火花,照耀人世,且能薪火相傳,不宥於一時、一地,成為中華民族各時代人們所伴隨足蹟而「落戶」世界各地的「播植」,與「中原」本土遙相呼應,中華民族、文化、文明,成就「海內存知己,天涯著毗鄰」的那份可親、可近情懷。

  看看,千百年來,散播環球不同地方的中華兒女,那份民族情感,那份對中華文化、文明一貫「和」、「大同」的追求和守持,不是世上其他國家、民族在經歷「大變局」,乃至經歷「播遷」以後都能深植民族內心深處,形成「基因」,形成民族「符號」所可比擬者。究其原因,就是中華民族所具備的獨特文化、文明至今仍是「活文明」,仍是精神價值不墜而形成國人、中華兒女的精神感召。唐人的身分,在海外中華兒女中,「唐山」仍是他們遙遙感應的「人間樂土」,仍是在「播植」中不忘本的一份家國情懷,促成海內外中華兒女不管面對怎樣的國家危難和「大變局」,為下一代可以「乘涼」,便能夠不求為己而致力「種樹」,以期為後世謀福祉,體現那份「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的節操,匯流起來,是感天動地的情懷,足以開天闢地,化危為機。

  正是這種不求為己,為後人乘涼而凝聚起來萬眾一心的堅定信心和集體意志,才能夠促成中華民族一次又一次超越自我,跨越內外環境「大變局」考驗的自強不息、提振發展,令到國人在天地之間,突破了「過客」的局限,一層一層積澱起來各種成績,提供國人和世人共享,且以這種精神感召「同路人」以「前人種樹」的無我,來體現「大我」為後人乘涼而努力不懈,開萬世太平,令到共建締造起來共享的「有效分配」,成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一代一代人致力構建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