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掠奪性」 樂 仁

130

  中華民族源遠流長,一脈相承,溯古,可以穿過五千年歷史文化,找到同一身影;開新,更是國家民族當今致力探索、按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邁向「兩個百年」的民族復興目標,從中,莫不展現出來中華民族重視「根」的特質,且形成「和」、「大同」精神價值和溫、良、恭、儉、讓的民族品德,在大自然中,以「人」是其中一環的共同體理念來求存、求發展,追求「人」的美好生活,卻又不會形成「兩極」化的各走極端,更不會為「人」的求生存、生活而呈現掠奪手段,走上「零和博弈」的將一己放於與外在世界、他人形成對抗境地。為此,求同存異,開出多元化並存,也從中汲取各種有別於自己的外在元素菁華,取長補短,用以自我革新。

  因此,儘管中華民族號稱有五千年歷史文明,是世上現存唯一由同一民族承傳的「古文明」、「活文化」,但,並非老態龍鐘面臨新時代、現代化、第四次工業化的淘汰;恰恰相反,在每一個歷史時期,都因為中華文明那份與外來文化、文明兼容並蓄,降低了「零和博弈」的對抗,不排拒其他文化、元素的進入,且善於吸引其長處來融合於中華文化之中而開新,才使得中華文化經歷一次又一次洗禮,從而在創新中革故,展現適應變化發展的強大生命力,便又一次體現出「新」,接軌主客觀元素的變化,走上時代潮頭,歷史彌新,毫不衝突。

  這才是中華民族、中華文明文化能穿越五千年至今不墜的內在力量,也因應民族、文明、文化始終是做「人」的工夫,以人為本,將革新放在「人」的進步、「人」靈性不斷提升、超越的完善、革新追求上,才能鞭策一代代國人面對當下好景,又或困境,總是志存高遠不會因一己利害而損及整體利益,能夠求同存異,以小我求成大我,在「和」、「大同」感召下,凝聚眾人力量,成為國家民族奮進的不息動力。於是,在好景之中,不會耽於安逸,遇上國家危難,又不會因一時失敗受挫而氣餒,能夠抖擻精神,總結經驗教訓,以求變來應變,適應環境演進,也抗禦挑戰衝擊,聚合「和」、「大同」形成的合力,一舉衝破難關,開新闖出新天地。過去歷史事件一次又一次告訴國人,中華民族儘管有不少太平盛世,但是,也有不少天災人禍,可是,中華民族總能夠踰越這些重創,很快復元,又重新振作上路,展現出「新」,體現一種浴火重生的「不死」意志和現象。故此,才會有多難興邦之說,教誨後世,面對災難其實並不可怕,可怕的是給災難打倒,意志消沉,一蹶不振;只有迎難而上,跨過險阻,一如先輩的奮進事跡,也一如傳說中一個個故事。

  可是,這份堅忍、克服困難永不言敗的精神,另一面卻能為國人提供一種包容,共存的力量,不被困難危難擊倒,追求美好生活的精神和願景,不是「打倒」大自然、殲滅「挑戰者」,令自己與對方處於兩個極端而只有一個「存活」,更非過度開發、掠奪大自然而滿足「人」的慾望。而是,從民族品德那種溫、良、恭、儉、讓中,可以很好地在人與人、人與大自然的共存中,展現「和」、「大同」那份和諧共存的境地,令到「人」在提升靈性的同時,知所進退,在需索、自保、求存的生活中,有節有度獲取利益。當中,又是以儒、道學問做好內化工作,不管是入世,抑或出世,天地,與人,人與人都是共同體,在發展、生存的進路、演進中,莫不是並行不悖,有著互利共贏的共同利益。只有「人」能夠節約、儉樸生活,不過度掠奪大自然,大自然便能在自身更替規律中休養生息,反饋人類需要,否則,打亂了大自然的規律,它總會在變化中反撲人類,打擊「人」的生存發展。

  今天,「全球化」中的世界氣候變化和聯合國氣候協定以期阻止全球氣候暖化,說穿了,是過去工業革命、工業化和現代化在西方殖民主義擴展出現掠奪性的「延續」,倘若「人」不能認清大自然規律,漠視天地玄機,那麼,大自然的反撲,如氣候暖化、颱風颶風和山火頻仍,必然對今後人類生活發展予以沉重打擊。為此,只有回到「人」的工夫,以「和」、「大同」契合人與人、人與自然的共存,世界的各種天災人禍才能降低。而中華民族其實早在先輩便有這份認知,且代代相傳至今依然成為國家民族求存發展,人們追求美好生活所依循的圭臬,從「和」、「大同」,溫良恭儉讓中,鮮見那份掠奪性支配國家民族的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