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有我師」 樂 仁

79

  「三人行,必有我師焉;擇其善者而從之,其不善者而改之。」這是中國儒家傳統教化的智慧,千百年以降,影響一代代人與人交往和自省,奉為主杲。正是這種學習別人長處,也看到別人缺點、短板時警醒自己,檢驗是否有同樣缺點,有則改之,形成了一種他人總能成為我們學習對象「師」來提升自己,也藉以糾正自己的生生不息動力,不管對方有甚麼長處,又或是普遍地人們認為的缺點不應學習,但是,看在「智者」眼中,同樣是值得學習、警惕的元素,只要能夠自省,糾正了缺點,何嘗不是完善法則?

  正因這種源於中華民族先輩的智慧,用以教誨後輩,令到國人總是在「和」、「大同」整體中,能看到更深厚、廣泛的事物、人的內涵,總之,不是值得學習、提振,便是可供自省、警惕而改進自我,於是,同為看到一件事物、一個人,便具備「雙重」學習內容,試想,這種能在生活、人際交往中總能找到學習、提振、改革對象而找到雙重提升、完善元素、動力的生存發展形態,焉能不具備迅速學習和進步空間,總能較單元單方,以及有著「標籤」事物的思維,更快推動發展,較別人老是「走快一步」!

  中華民族正是源於這種博取別人所長,也總會警惕自省的雙重學習,且是「活到老、學到老」的終身學習中,很快便能適應當時的主客觀環境,尤其當外來思潮、制度、學術、科技⋯⋯等湧入的時候,經過彼此相遇碰撞,擦出火花,便能夠迅速取長補短,將對方長處借鏡過來,也將對方的「不足」、「缺點」供自己反省、糾正,從而,很快將對方「融入」了自己的整體中去,成為「本土化」中將對方汲納過來的強大動力,用於一己提振、革新,從而產生了興革力量,契合當時、當地等各種客觀條件,形成自身適應環境、跨過挑戰的實力,向外界展現的是,中華民族、中華文明、中華文化總能包容共濟、融和外來事物,化為一己所用的發展動力,能夠「反本開新」,從「根」發展起來海納百川的有容乃大而變得枝繁葉茂,開出了新時代、新征程的創新發展力量,為國家民族前行、提振,闖過一關又一關。

  這其實正正像今天人們重視的終身學習,因為,時代的演變會不斷推進,事物的發展,也有如四時更替,天地的變化儘管是往復變易,周而復始,但箇中的循環、輪迴,必然會產生更替、淘汰力量,一代新人換舊人,新事物取代舊事物,形成了一個個場景的轉換。為此,只有抱持應變,學習、興革,才足以在天地變化的過程中,承前啟後,為下一代打好應對基礎,能夠具備實力迎上挑戰,在變易中,也能確保整體沉著應對、降低變化對整體的打擊風險,達致轉化的功能。

  五千年的文明、文化長河,中華民族正以這種終身學習,「三人行必有我師」的不斷提升和糾正中,將「外來者」融會貫通,將「對立」者化為糾正、提振動力,很快適應過來,反而形成了相互借鑑,以至取長補短下套用了對方的「長短」、「好壞」來完善自己,將對方與自己一同「去蕪存菁」,雙重學習、糾正,於是,很快便能包融了對方的存在,在歷史、文化長河中,形成新一階段的發展新篇章。

  從這種包容共濟、「本土化」發展歷程中,中華民族始終秉持「天地人」關係共存法則來應對自己、外來事物的興替發展,而且,很有效地實現了「本土化」,於是,不難發展,在五千年長河的歷史、時代更替中,中華民族、中華文化、中華文明總在風風雨雨中跌跌碰碰前行,但,危中總會有機,多難總會興邦,在國人努力學習、生存中,便跨越一次又一次的興革提振,其中,往往汲納了他人長處,也因應別人的缺點、不足而自省、糾正,形成一種強大的「本土化」力量,在我們國家民族思維中,其實不一定有這個「必然」關係,卻在經歷一次又一次的發展、擦出火花中,每每形成了「本土化」,以至我們常說的「同化」力量,將對方「感召」過來,參與到中華文明、文化的長河中,展現「並存」,又或相互提升改進以後的「創新」事物呈現。

  這些,在佛教、犍陀羅藝術等領域,以至近現代西方國家的制度、思潮、科學技術和經濟、社會建設中,莫不展現出「必有我師」的學習形態。可是,在這種借鏡學習中,除了擇善從之和不善改之,其實,也會有取捨而形成了學習借鏡的選擇形式,並非照單全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