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考書」 樂 仁

557

  時間這個深邃載體,確是奇妙無窮,可以向上回溯,也可以向未來延展,變得無窮無盡,也會讓人有一份茫茫然感嘆。惟是,當人們將注視力投放於某一節點,從信史中,可以找到當時某一地方的狀況,也可作橫向比較,在這個時間上,究竟不同地方的人們正發生甚麼狀況?又或,將信史中兩個時間差距梳理下來,可以找出更多的發展變化脈絡,供人們很好地研究思考,乃至從中汲取經驗教訓。

  中華民族正正受惠於走過了五千年文明、文化時間長河,從「傳說」進入信史,可以是更長的一個時間長度,因而,維繫著同一國家民族、文明文化積澱下來的經驗教訓,不管是歷經時代、時間考驗,得以不斷自我改進,去蕪存菁,又或是更多的「失敗」、「慘痛」經驗教訓,其實,都在國人智慧,「易」中,將各種元素納入發展進程中的「參考書」,憑藉當中時間長河不斷向前滾滾流動,產生的積澱相當豐厚,在先賢不斷梳理後,總會形成「人」的學問,做人處世的「教科書」、「參考書」,多彩多姿。

  這正正是中華民族的豐厚寶藏,當每個時代、歷史節點的人回溯前人走過的路,總結下來的「參考書」,便能從容應對面前的變逆和挑戰,乃至能夠很好預判未來中長期的變化作好預案。為此,中華民族智慧除了「和」、「大同」來以「整體」、「大局觀」作為生存發展視野,也因為時間長河中過去各種慘痛教訓,指導個人必須具備危機感和風險意識,因而,有了「凡事預則立」的說法,也有「人無遠慮,必有近憂」的警世良言。

  當然,這不能片面理解為悲觀、負面情緒,而是,因應中華民族在「基因」中總以「大局觀」看事物發展,看待「和」、「大同」下「整體」的生存演變,於是,不得不以整體利益為依歸,作最壞打算來謀劃長遠。於是,「預則立」、「遠慮」促成國人從歷史、時間長河積累下來的「參考書」中,推動革故開新迎上不可知未來。正因為有這種預案胸懷和大局觀,才令到國家今年突然面對不明原因肺炎疫情襲擊卻免於人心惶惶,乃至能全民抗疫,有條不紊應對不可知的風險,果敢行動,成為「中國標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