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劣根性」 樂 仁

149

  回看過去一個多世紀國家民族命運,可以用「命懸一線」來視之,但是,在那個年代,也不令仁人智者企圖在中華民族命運、在「存在」中探求「人」的位置,以期為國人、民族找到安身立命之所。此即,國人始終依循中華文明、中華文化傳統中「人的力量」,以人主動積極求生存發展的思維,企圖擺脫厄運,為國家民族開新,重拾振興升軌。當然,那個時代,在列強侵華、掠奪中,國人面對生存發展,殊不容易,國庫給列強掏空,生產力落後,面對列強工業化的挑戰和壓迫,確是難以說欲振興便能振興。而且,站在那個時代的角度,別人蹂躪下,真的容易產生「技不如人」的自卑感,也從查找文明、文化優劣中,看到別人工業現代化引領現代文明的強勢,在對比中產生文化、文明,乃至民族自卑,亦是在特定歷史背景中的現象,令人難以站在現今角度來非議當時社會現象,只能寄取「利害」,知所趨避。

  為此,當時在探求國家民族自救自強上,有意見認為中華民族滿是「劣根性」,工業技術落後,更被外人直指國人「迷信」,是導致國家民族積弱緣由。從而這些思維,影響了不少當時的知識分子,更看到日本明治維新推動小小一個國家能富強起來,由是,對民族、文明、文化的自卑油然而生,希望「全盤西化」來走國家民族復興路。今天人們看來,可能會梳理出「全盤西化」的弊端,確認不利於中華民族、中華文明、中華文化的延綿發展,但是,當時的救國熱情,又沒有一套「樣板」的情況下,意見和思維,也是在多元化中怎樣提供人們理性思考,大膽假設小心求證的一種求索情懷,事過境遷,當然一切豁然開朗,今天,國家走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其實,也是歷經當年各種思潮擦出「火花」以後,不斷選擇、糾正摸索出來的成果。

  比如,新中國成立後銳意走「四個現代化」道路,推動國家各種制度建設配合現代化的全球大環境,其中工業現代化、農業現代化、國防現代化和科學技術現代化,也是在自身國家民族的特色,在「根」上做好向西方世界學習,取長補短,卻依然秉持「和」、「大同」,不走西方世界現代化、工業化進程中殖民、掠奪的路,而是自強不息,以中華民族勤懇、堅毅,在「天地」下做好「人」的定位,做好「人」的工夫而體現到人「存在」,對「人」的生息發展、協同「天地」的孕育生息,具備無比堅定信念。為此,摸著石頭過河,將「市場」嫁入落後的生產力,將市場機制配套於社會主義制度,憑藉國人勤勞刻苦,終經歷四十一年來到今天具備天翻地覆變化。

  今天人們回看百年以降國家民族的發展,再不會以列強侵華期間那份自卑看待民族復興,更不會欠缺理性思維以為中華民族、中華文明、中華文化充滿「劣根性」而應完全摒棄,要「去中國化」而加入「歐美陣營」成為「歐美人」。今天,國人看到民族復興就在眼前,而中華文明、中華文化依然具備生機活力應對國家現代化,指引國人,以「和」、「大同」,求同存異來學習別人優勝的經驗,借鑑可供去蕪存菁的元素,為民族生生不息發展獻力。更重要的在於,梳理中華文明、文化能有效增長國人自信,原來我們的文明、文化一點都不「迷信」,更具備「和」、「大同」形成多元化和理性思維,接受外來優良元素,參與到文明、文化長河中去,做好「人」的孕育工夫,為文明、文化交流互鑑、開新,貢獻中華兒女的力量。

  正因為在過去一個半世紀最困厄時期,國人都沒有拋棄了中華文明、中華文化的「根」,沒有完全否定過去的歷史文化,反而以「存在」來做好「人」的工夫,調節思維視野,為國家民族、文明文化適應現代化,開出工業化求索,終在契合「天地」,形成天時地利人和下,中華民族向世界展示,以我們的民族特色、文明文化開新,中華民族又屹立於世界民族之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