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同信仰」 樂 仁

306

  看待人、事的變化,中國人秉持先輩一套智慧,以相對心態來研判展現面前的現象,從「正向」和「逆向」思維的相互檢視中找出問題所在,配以「答案」,以至能夠從當中的「利」、「害」、「優」、「劣」,指出了平衡點,反饋於一己作為學習對象,善者從之,不善者改之,藉自省而啟動了「雙重學習」、「雙重革新」的提振完善進路,時刻以謙虛心態包容外在事物、人們,有容乃大,終於,這種由於個人而凝聚起來的民族性,引領國人前行,乘風破浪,走過了五千年的歷史進程。

  天地往復演變,呈現出來的,正是「正向」和「逆向」的變化,周而復始,總是從「滿」、「虧」中向另一端邁進,到了「極點」,便「反其道而行」,形成一種不斷損、益,反過來,是另一端「滿」、「虧」,造就了不斷的動態發展、動態平衡。正由於這是一種動態發展過程,生生不息,令到「永遠在路上」而沒有停頓的「終點」;於是,當人們看到瞬間的表象,只說明了是凝固在當時當地特定時空的一剎那之間的片斷,但是,它不是「全部」,僅僅是「整體」中的截圖、片斷,是一個受制於時空的瞬間而已。為此,設若要將這片斷理清箇中問題,不能只看它的有限度內容,而是,必須放在整體中,又或是所發生的一個過程中來比對檢視,才能作出立體認知和判斷,才能在相對之下,有更好的「答案」。「正向」和「逆向」的往復,正正是從天地演變,從月有陰晴圓缺中,在先輩的感悟中,理順了國人智慧,形成一條思維法則,用於國人生生不息的發展。每當遇上國家民族發展障礙,又或是危機挑戰,時艱也好、國難也好,中華民族便很自然地從個體、以至集體中展現出來這種潛藏「基因」,形成了民族共性合力,將「正向」和「逆向」思維發揮出來,破解面前難題。這,就是中華民族精神中「和」、「大同」推動國人在遇上重大困難時,可以迅速凝聚起來群體力量的展現。是從既有的「靜態,」中,是個體不關連般的「一盤散沙」形態,當遭受外力重大打擊、傷害的時候,竟然能在瞬間凝聚力量,展現出來團結的集體能量,每每教世人稱奇,不明所以。

  但是,當我們看清了中華民族、中華文明、中華文化的底蘊,那份潛藏卻又豐厚的民族性、民族特質,便不難察覺,其實,在偌大的國家土地面積,在多元民族文化、在地域資源條件相差極大的「差異」中,中華民族所以能夠形成一個「整體」,正正因為具備了「同一信仰」,是中華文明、中華文化作為團結象徵,是作為共同理念形成的多元化下民族多元、文化多元卻又能夠強化凝聚力,體現「和」、「大同」的核心價值。因而,十里不同風,百里不同俗,並不能切割中華文明、中華文化,恰恰,反而凝聚起來共同的價值,很能加大向心力團結聚集。

  儘管,平常時候「分拆」開來,似乎五十六個民族,各有「源流」、特色,各有自家文化,可是,在凝聚起來的共集中,竟又能成就中華民族整體,且生生不息發展。當中,正正是「和」、「大同」,是從往復中看到中華民族總具備這種潛藏「基因」而令五十六個民族莫不展現出來如斯的思維,依循這種民族「共同信仰」來集結力量,歸於一體。

  這,就是從相對中,能夠看到人、事,看到各種演變,莫不是往復周而復始的現象。儘管,從「共同信仰」中,投放到國家民族的多元化上,每每出現「不同」,但是,從另一端看,「相對」之下,那份相同,又每每從直指人心做「人」工夫中,有著相同的追求動靜兼備和平衡的個人、族群、國家民族發展上去,形成了「和」、「大同」的願景,契合成「天地人」關係中共存共濟的一份特性。而且,每當直指人心時,便能套用了先賢智慧,調整好思維,取得平衡,導之以損益、從之改之的方法,不以表象呈現的一個片斷來左右了思維自省,便看清了相對之下的各種利害長短,看清了矛盾所在,能夠從中找到平衡方法,將問題更好地引向標本兼治的革新。

  將這種「正向」和「逆向」思維放於任何演進的變化,其實,往復、損益、圓缺,莫不是動態中一個截面現象,它總會「過去」,也總會「重臨」,只要用這份思維、智慧調節好了心態,調節好了目光來作出「平衡」,那麼,一時間的變,不管「變好」還是「變壞」,它都會在走過當前形勢後,去到下一階段,好景、要有居安思危的部署,逆境危機,也要憶若思甜,以民族具備的韌性「捱過去」,從變動中安放好「心態」,安頓好位置,便能看到演進下來的境地,有利整體及早作好規劃,化危為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