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 式」 樂 仁

131

  世界的發展,不管是政治、社會、民生制度,又或是人、地等各種關係的構建,以至精神價值的提煉凝聚,總之,在全世界整體範籌,以至不同歷史時代,都會有一種互鑑的手段,取別人所長,補一己不足,以至在大家同是長處所在,激發起來「強強」聯手,產生更輝煌的文化、文明,反過來,提供人們提升生活,追求美好,夯實福祉。這也就是亙古以來,人們莫不希冀有一套「公式」可以共建人類命運共同體。

  當然,以中國人、中華民族傳統精神價值,很容易為我們指引出來「和」、「大同」的理想世界,大家一提到對美好生活的嚮往,不約而同便會直指天下太平,為此,雖然這只是一個大家具備共識的「烏托邦」,而且,所謂的「天下」,是一個「可大可小」的地域空間,是一種泛稱,但是,也包含了中華民族的包容性一面,它並不局限於中華民族的國土範圍、民族組成,而是,「天下」可以延伸到超越中國國土、民族成分,成為區際、國際共同展現出來的「整體」。由此足見,中華民族說「天下」,說「天下太平」,是對人類福祉有摯誠的祝福,是不分地域、民族、宗教、文化⋯⋯等等的約束,成為一份普世理想。

  於是,當中國實施改革開放取得一個個階段成果,不斷累積經驗教訓,我們不獨要將先行先試、「試驗田」的成果用於國人身上,投放到不同地區,將原本的「差異化」作用「彌補」,締造共同發展最大公約數;而且,己欲達而達人,中華民族就是具備這份真誠個性,自己取得成就,找到適合於「差異化」發展的良方,便希冀也提供其他國家民族借鏡,形成古今中外發展的互鑑。

  儘管,不同國家、地域、民族,因應各自資源、條件、能力,也是千差萬別的共同存在,中國改革開放所取得的各種階段成就和經驗,不一定能完全套用於這些地方,但,毋庸置疑,正因為中國這個偌大國家,多樣性、多元共存的統一國家中,可以在先行先試、「試驗田」中取得相當豐富經驗,且能應對各種自身差異而成就於共濟、共存的共建共享,因此,改革開放累積下來的,並非「單一」經驗、方法,從而便有助其他發展中國家在多樣性的經驗中,尋找到近似、類同者,再按自身條件、能力,最重要是按自身決策來訂定發展之途,借鏡中國的各種經驗來契合參與「全球化」發展,甚至怎樣在互聯互通的人流、物流、資金流和訊息流中,選取適應自身發展的流動流通渠道和方案,在引進金融資本方法上,能投放於基礎建設,打通各種「大動脈」,形成「路通財通」,更好規範金融資本的「流動性」,投放到實業、建設上去,打好自身根基,實現固本培元。

  這是中國改革開放「走過來」的發展、差異化發展之路;也是中華民族在實現自主、自立、自強,在秉持獨立自主和平對外交往國策下,用自身勤奮、刻苦、積累的堅毅意志,以實事求是態度,走出強國富富民道路,且以「過來人」感染其他發展中國家地區,只有謹慎「開放」,實事求是改革,便能夠化解金融資本的「掠奪性」,令到所希冀的自主、自立、自強發展,提振生產力,促成國人享有美好生活,促使國家屹立於世界民族之林,會是一種按部就班發展進程,理想的國度、烏托邦必能實現。只有這種每個地方都能實現獨立自主和平發展,才能構建一地福祉,才能匯聚成為人類共同福祉的構建,終於成就「天下太平」的理想目標,且不分地域、民族、宗教、文化⋯⋯「天下」也不是一種「局限」地域。

  明乎此,才能更好從中華民族「和」、「大同」,追求「天下太平」的理想和精神價值中,看清這個偌大國家在追求自身發展、提振生產力,走向國際舞台中央的進程,我們是採用自身實事求是、「天下太平」的「法則」,從來不是「掠奪性」、戰爭的手段來自強。從而,才能印證國家對外交往主軸──獨立自主和平,才能貫串五千年文化、文明,契合「和」、「大同」,為國人謀福祉時,也希望「達人」,在各地求取發展中,不套用一套「公式」,卻可以借鑑,締造「天下太平」盛世,攜手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