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局面」 樂 仁

71

  能夠對世界發展大局作出判定並提出預警,固然是中國國家領導人高瞻遠矚,洞察世界變化的善意。一方面,為國家民族做好各種應對預案,另一方面,也是基於「整體觀」在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上,以期各國各地聽得進這個忠告,及早謀劃,盡可能保住本身命脈生機來應對未可知的打擊。當然,過去兩年多時間,「世界處於百年未有之大變局」能啟發多少人?難以知悉,觀乎世界各地是否有做應對準備,確是鮮見當中籌謀。

  也許,是人們一種慣性使然,尤以西方世界的政治制度在於以零和政治角力來短視看問題,故而,很難具備長遠目光看清內外形勢作出長遠戰略布局,尤其政治鬥爭令到政客只顧自身利益,只能看到「任內」的計算,又焉能一如中國、中華兒女對國家民族的傳承,她們也許以為,「世界處於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只是中國國家領導人對特朗普當上美國總統、對英國「意外」脫歐的一項「總結」,未能深入理解中國人、中華民族對人事的發展,對內外形勢可能變逆的判定,會是以上下五千年發展進程作整體發展的檢視,更是對危機風險的評估,從而在「態勢」中看到端倪而最終下定「結論」。而不獨只是提出來預警,且同時會有治理方案,正是一如中醫「望聞問切」,定必在把脈後會「開方」應對,將可能出現的危機衝擊,部署了應對良方。

  甚至,國家領導人是建基於中華民族、中華文明、中華文化「和」、「大同」精神,將國家內部局面和世界大局局面兩個局面契合起來成為「一體」,來檢視未來可能演變的危機。為此,才會有習近平主席同時提出來的「當前中國處於近代以來最好的發展時期,世界處於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兩者同步交錯,相互激盪」的論述!可見,中國人始終將自己「外擴」,與世界聯繫起來,成為整體從而檢視自己與世界的關係,再「開方」和「用藥」。

  可是,世人可能只聽到「世界處於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卻不甚了了。今年以來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全球,由是觀之,也只是掀開「大變局」序幕;可以預見,「大變局」的發展,是中國與世界交錯用力、相互激盪的環境,從近期美國各種不合常理「出招」,可見一斑。當然,中國人在預警、部署方案中,也能見招拆招,應對好「兩個局面」的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