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場券」 樂 仁

152

  毋庸諱言,過去一個多世紀,中華民族之所以積弱,是由於在西方世界工業化下,這個東方古老文明大國未能追趕上現代化發展步伐,才會形成落伍於他人,且在西方世界殖民主義浪潮中,成為「弱肉強食」的被欺凌掠奪對象,造成國家資源重大流失、國土被分割,從自給自足,變成了遭予取予攜對象,掏空國庫,人民飽受鴉片毒害,國土被分割殖民,加上未能趕上工業化、現代化,軍事力量難以自保,為此,只是不斷重複成為列強俎上肉的悲慘命運。

  可見,那個時段,中華民族未能取得時代發展的「入場券」,未能經得起世界現代化發展的考驗,落後,只能捱打,尤以處於殖民主義興盛時期,那種以船堅炮利到處掠奪的世態,一個工業化、現代化門外國家民族,難以用古老文化文明的人文精神,企圖攜手列強「開萬世太平」,這,無異於秀才遇著兵,也顯然是與虎謀皮。因此,晚清至民國成立,軍閥割據,也只能是一種「換湯不換藥」式「自強」,只是淪為別人銷售軍火對象,欺凌割據對象而已。及至日本侵華,八年抗戰,將國家民族悲慘命運推至極點!

  抗戰勝利,國共內戰,還是處於受外國欺侮,中國人打中國人的兄弟䦧牆落後境況,走上世界民族之林的道路遙不可及。新中國成立,確立了「工業化」、四個現代化,可惜國家在長期積弱下,貧窮落後,難以工業化便工業化,因而,還是未能取得現代化、時代發展的「入場券」,加上階級鬥爭、文化大革命的內亂,使這個過去一度長期在世界領跑的古老國家民族,變成了世界上「包尾」的梯隊,一窮二白,令國家、國人飽受煎熬。

  可幸,當改革開放號角吹響,當國家領導人賦予地方政府探索「現代化」出路,當實事求是,以摸著石頭過河的實幹面對落後的制度、生產力;當勇於革故開新,向發達國家、資本主義制度取經,取長補短,回復了中華民族、中華文明、中華文化精神的「和」、「大同」;當看清了國家民族「根本」,希望返本開新,看到自家長處,也看到別人長處和有害的元素,為此制訂了開放步伐,有所取捨,不急於以「休克療法」全面開放,而是「讓部分人先富起來」,中華民族找到了「現代化」方向,也漸漸從改革開放的推進取得了現代化、時代發展「入場券」。

  至此,經過一個多世紀的積弱,被拒於現代化時代大門之外的中華民族,終於醒悟過來,重新以中華文明、中華文化砥礪前行,且推進工業現代化,並以「四個現代化」的實踐,作為國家民族生存發展方略,工業現代化、農業現代化、國防現代化和科學技術現代化按部就班,各有推進步伐,配合上從製造業等工業革新的發展,接軌國際生產力的技術、人才,也有限度引入了資本、金融,促進實業與時俱進,因而,配合了「全球化」初衷的互補合作共贏,促成世界各地經濟體在資本、金融、人才、技術、產業等的流動流通,中國既是一個偌大的投資熱土,也是產業轉移的「承受方」,還是低成本、人力資源豐沛生產基地,一時間,引進了外國生產線,引進了資金技術轉移,也引入了投資資本在這片人口大國中,從改革消費模式,成為外資賺取利益的消費市場。

  這種發展、振興模式,儘管國家依然以改革開放為自強主軸,可是,總是有所為,有所不為,就是針對金融資本的「掠奪性」,始終警惕「大開中門」會引致的禍害,設若自身未具備實力應對,降低風險,便寧願「保守」操作,走慢一點,汲取更多經驗教訓,守好自身發展勢態,穩固好現代化、時代發展「入場券」促使在世界「經濟一體化」、「全球化」中,鞏固自身工業化和現代化步伐,尤以產業體系的廣泛、全面,確保生產力、實體經濟、製造業強項,發展下來,工業體系是全球最齊全,並且在國家和海內外中華兒女共同努力下,國家在二○一○年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

  至此,可以說,這個東方古老文明大國,經已通過了時代的考驗,真正取得現代化「入場券」,成為走上現代化國家的一員。

  而且,秉承中華民族傳統文化,在民族性「和」、「大同」的指引下,將「全球化」作為國家民族發展的擔當,從而,正視「全球化」在發展、進入新世紀進程中出現的秩序失衡問題,希望以中華民族、中華文明、中華文化的精神、菁華,推動自身革新的同時,也攜手世界推動「全球化」現代化革新,共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展現共存、共建、共榮、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