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位置 樂 仁

172

  孝道,中華民族將之放在八德之首,不無深層意義。因為在「天地人」中,人既然是群居,是從源遠流長歷史長河中生生不息繁衍,為此,在崇敬先祖的行為中,形成了孝道,且慎終追遠,以此來構建人的善良品格,從「近親」中,推己及人,變成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尊敬長者,感恩他們過去為族群、社會、國家所作耕耘貢獻,以大公無私的精神,前人種樹,供後人乘涼,才會有今天一輩所享有的環境、成果。這種由孝道引伸出來的善良社會規範,也供大家上溯先輩,下啟未來,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為未來美好社會的構建展示垂範作用,達致承前啟後,薪火相傳,莫不在中華民族源流長河中,體現每個節點所展現的「連繫」作用,穿越時空,令中華文明得以延綿五千年至今,依然具活力生機。

  由孝道開展出來的文化精神,便展現出一套「人的工夫」,總是圍繞人何以作為「人」來推動一代代人認識自己,思考在家庭、族群、社會、國家、世界的責任、角色,令到人要確立在「天地」間的位置。儘管,先輩早已訂定了「天地人」共存共濟,以及人在天地間的位階,但是,這種立論,只能是一種經驗法則的「指引」,最終,還需要個人自我省思來印證,開展自身的生存發展道路。

  此所以,何以五千年文明文化長河,不同的人會有自身對「天地人」的「認知」和設定所處身位置,構建成一種多彩多姿世界中的「一樣米養百樣人」差異,也形成社會不同品格人們共存,且中國人始終重視藉先輩形成的人文精神,從生活、學習中起到對後輩的教化作用,國人總會重視個人修養,藉以形成借鑑作用,以聖賢、君子作楷模﹗

  當人具備孝敬長輩、關愛晚輩的孝愛情操,那麼,對天地的崇敬,便會落實在生活中所接觸的人和事,以關愛之情,以謙卑的心共存,不敢僭越。這種人文關懷,在「天地人」的共存共濟中,又豈會輕言鬥爭,更不會視爭鬥為提升自己、打倒別人的「自強」方法,在提升自己水平,優化生活的選擇上,更不會開出掠奪、侵略的想法和行動,而是,會以敬畏天地的信念,在「人」的位置,總是想方設法適應天地變化,協調好變與不變的「對立」,來體現「自己」的「存在」,昇華成為成就自己,也成為他人和在「天地人」中總是契合協同發展,形成進一步「自強」不息動力,推進前行。

  為此, 觀照中華民族的發展軌跡,當然,五千年歷史長河中不乏戰爭的場景,可是,也有太多太多在戰爭以外體現社會清明的時代、時期,令人能夠休養生息,好好發展,將文化、文明薪火相傳。甚至到了近代,儘管國人遠遠落後於西方的工業化、現代化,但是,在遭受列強侵略、日本侵華的同時,了解到國家積弱所在,憤發圖強,都不會採用西方世界那種掠奪自肥模式來展現國家的壯大發展。中國人依然是以「天地人」的精神,來做好人的工夫,將人文精神投放於「天地人」協同發展的協和氛圍,共濟、共榮,以中國傳統的人文精神,讓西方世界看到發展可以有很多路徑、「和」、「大同」,是中華民族始終秉持的精神,以孝愛來維繫人群交往,敬重長輩,愛護晚輩,形成社會祥和環境,以無比意志毅力來開展社會、經濟、民生和國家的革新,卻又不會忘本,更不會操控「天地」將人的位置放於天地之上,無視大自然規律的「大公無私」,誤以為人可以有能力操控「天地」。這套中華文明延綿至今的人的工夫,在崇敬天地,也在滿天神佛的信仰中,雖然不會演變成「宗教國家」,可是,也不會對「天地」、「神」、「滿天神佛」有一種「超越」的自大。尤以近代以來,西方工業革命開出的「科學」、「科技」,令到人逐漸提升生活水平,將過去許多認為「不可能」的事物掌控於人的「力量」之下,於是,不知不覺中「放大」了「人的力量」,甚至誤以為「人」已超越了「上帝」、「神」,可以操控天地和人,令到西方哲學界有「上帝已死」的言論,憂慮人這種超越「上帝」的思維會最終闖出大禍,以至必會打亂了人在天地中的位置,甚至操控「天地」形成人群生存發展危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