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 樂 仁

63

  中華民族的民族特質,是重視「人」,開展以人為本工作,發展成敬天地重視人的一套生存文化。為此,縱觀中華民族上下五千年歷史文化源流,當然會有戰爭,會有違反人性一面的時間,可是,又在很多時候,呈現人性終極關懷,對於人、生死,不掉入「宗教」的發展方向,而是直指人心,從「人」下工夫,從人性體現天地人合一的情懷,不管是上層建築、管治者,又或是基層民眾、人際交往,莫不體現「人」追求的價值、目標、視野。而且這種所指的「人」,並非個人,也非一小撮人,指的是一個族群、一個國家、一個上下歷史源流的中華民族整體「人」的概念,貫穿歷史,文化洪流,以人為本,為人們謀福祉,為子孫開萬世太平。

  只有這種重視「人」的情懷,才能開出中華民族精神的「和」、「大同」。說穿了,「和」、「大同」就是「人」的「工夫」,脫離「人」,「和」、「大同」難以著力,更無以起到有效作用。因而可見,中華民族五千年古老文明延續至今,仍然由同一民族薪火相傳這套既古老,又開新的文化,確實有自身所長,有優於其他古老文明的獨特優勢。何況,上下求索,溯古而開新,始終是中華民族經歷興衰,化危為機,以「人」的意志跨過困難險阻的特質,在中華民族傳統文化、民間傳奇中,便有一個又一個「故事」,啟迪後世,我們不是靠「天」掉下來餡餅才能生存發展,恰恰,是靠一代代人堅毅意志,掃除生存發展路途上遇上的困難和挑戰,開創新的發展空間,才得以換來「回報」,有較過去優裕的休養生息環境。

  因此,中華民族在「根」的鞏固支撐下,儘管會遇上風浪、風雨打擊,卻只是「損害」了一些枝幹、枝葉,表象上給人一份「枯萎」、「衰敗」,遭受摧殘奄奄一息的觀感;但,內裏那條「根」,其實隨歲月增延,早已延綿廣遠,也深入地底深處,一方面,汲取各方養分、水分,另一方面,根繁,便能夠起到鞏固主幹的支撐作用,為主幹向天空上延,提供了重要的承托力,也為主幹、支幹、枝葉重新展現生機,提供必要保障。從而可見,中華民族經歷不少危機、內亂、外族入侵,以至現代八國聯軍侵華、日本侵略我國東北,及後「七七事變」全面侵華國人奮起投身八年抗戰,最終,還是在國家「奄奄一息」中,保留了「根」中華文化精神價值下,遇上時機,休養生息,國家便重現活力,勃勃生機壯大發展,一舉以四十年時間,從「一窮二白」,至今正在邁向「強起來」路程上,重新靠近世界舞台中央。

  設若以為過去四十年,是中國、中華民族「幸運」的表現,相信,會是一種偏見,更是對中華民族特質毫不理解的表現。不妨看看,中華民族二千年信史記載的朝代更替,以至過去傳說中遇上的近乎「毀滅性」天災、大自然因素打擊,其實,每當出現「亂」象以後換來了和平環境,中華民族便能在休養生息中產生「治」,俗語所謂「有大亂必有大治」,便足證,中華民族正正基於不會等待「上天」、「神」的賜予,而是以民族特質重視「人」,重視人的努力求生奮進,於是,每當「亂」過以後,便總是換來「治」的好景,每當「衰敗」以後,總能在短時間內出現太平盛世的人們重新建設家園成就。

  不依循這套脈絡看待中華民族的生存發展,反以西方世界近數百年的「興起」來論中華民族的「成敗」,誤以為中國在列強侵華下便會「一沉不起」,顯然是偏離民族「多難興邦」的傳統教訓和警醒,忽略了國人不管怎樣如一盤散沙,也會有「窩裏鬥」,但是,每當平靜下來,在和平環境,中華民族總能較真他國家、民族最先「復元」,最先振興。因為,這是「人」共識下做好「人」的工作所展現出來的中華民族特質,體現對「和」、「大同」追求中那份人性關懷,共建共享。

  四十一年改革開放,擺在國人、世人面前的是一個事實,是一個例證,它並非「橫空出世」的好景、盛世,而是,能一以貫之穿越上下五千年歷史文化得到同一印證的「經驗」,只是,當今我們畫上「時代版本」,邁向第四次工業革命,實現中華民族現代化、復興的「中國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