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變」 樂 仁

212

  變,總是有不確定性,有不可預知的迷惘,教人不知未來,不知如何是好。但是,回看中國實施改革開放四十年以來的「變」,又給人們一份「信念」,一個清晰目標,可以從「變」中站穩步伐,明確方向目標,給予大眾「定心丸」,也給予國人好好凝聚力量,構成一份承先啟後、繼往開來的共同意志,成為中華民族尋求現代化、自強不息的源源動力,互為促進,令到這種民族意志更堅定,就是屹立世界民族之林!

  不要看輕這份民族意志,它是一個國家、一個民族賴以生存發展的必需;沒有這份意志指引,國家民族的發展,便欠缺方向目標,只會消耗自身力量。環顧世界各地在二戰結束以後的發展,有多少國家、地方陷入這種「無舵之舟」的發展格局!至今,並非沒有取得發展成果,而是收穫與付出不成比例,以至總是在革新的「變」之中,老是回到原點,不知應如何走出「迴路」的困局。

  可是,國家四十年來的發展,與其說是「天時地利人和」,倒不如說,是經歷近兩個世紀內憂外患的打擊,形成了國人一份堅定意志、信念,追求民族復興,追求國家現代化,提振實力改善國人民生水平,足以保留下來「和」、「大同」的國魂、精神價值不墜,攜手世界共建人類命運共同體。這體現在先賢追求國家變革的「變」,與保留民族精神、文化、文明不墜的「不變」中,始終以國家民族的特色,以農業社會走向工業化,以仁、義、禮、智、信指引人與人關係構建共處,更以「和」、「大同」體現「人」、人與人關係、人與大自然關係的祥和,凸顯農業社會精神的一種「不變」來邁向現代化。這便決定了改革開放的「變」,必須落實在民族特性,放於偌大土地且資源差異明顯的一種不可「一刀切」模式上,來締造「適應性」,體現「變」必然不能形成自我的反覆、「水土不服」,而是,要能夠令到各成員在整體中都能夠適應「變」來達致共建、共享,成就「個體」與「整體」的共榮。

  試想,這種從核心「不變」,來追求「變」的發展,儘管前路必然也有不明朗,不可預知的迷惘,但是,只要站穩根基,明確目標,便能前行,衝破迷霧,看到所取得的成績。而且,中國、中華民族在追求自我革新、自強不息的同時,有著先天的優勢,文化、文明源遠流長,為我們梳理出來很豐富的經驗可供借鑑,也為我們指引出在「和」、「大同」的化育中,能夠融和差異、不同元素,吐故納新,形成祥和共存下一種強大「同化」力量,匯流進中華文化、文明中,產生新動力、新姿采,促成現代化,去蕪存菁的「變」,成為經歷涅槃的鳳凰。五千年歷史、時代更替,莫不訴說一個又一個「變」與「不變」的故事,才能走到改革開放,經過四十年至今天,又迎上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

  固然,這個百年未有之大變局會怎樣變,又會變成怎樣,今天沒有人能說得準。但是,可以預想,它必然有對「內」,對「外」兩種作用力,對中華民族在推進新時代改革開放,對世界今天不斷

  出現「黑天鵝效應」而共同形成對國家的「衝擊」,對「全球化」的衝擊,會不斷產生碰撞、震盪。至於如何應付,也只有一如國家領導人指出的面對這個戰略判斷,只能從過去我們在「變」中站穩「不變」,以摸著石頭過河的實事求是方法來化危為機。更重要的還在於,「不變」,就是中華文化、文明「和」、「大同」的精神價值不變,是以農立國中國大地那份祥和的發展革新精神「不變」,指導國人邁向民族復興,屹立世界民族之林的目標「不變」。

  惟有如此,才能引領國人在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中,以「不變」的信心信念毋懼變,也不怕迷霧充斥,國人若能以國家民族意志指引前行,具備如斯「定力」,航向「不變」,又焉會害怕遭到外在環境變化而影響了航向?只有在不可預知、不知前路吉凶中依然具備國家民族意志指向前路,我們才不會「迷失」,才不會團團轉消耗力量,浪費時間,可以憑藉堅定意志、強大動力跨過世界百年大變局,開闢出一片新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