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說」 樂 仁

188

  當中華「系統」運行不息,且一脈相承走過了時間時代長河,我們可以清晰上溯這條源流久遠的文化、文明長河,但是,總會具備清晰的「原本」、「初心」不墜,那麼,便能從先哲、前人的感悟中,也啟發了後世。為此,今天的「做人」,其實,與千百年來人們所說的「做人」並無二致。今天,我們從新版本經典中,對照古籍經典,大體上保留「原意」精神,為大家指引向「原本」、「初心」,就是「為天地立心」的「心」,來感悟「天地」「道」,理解前人的「體會」。

  中華民族,正正受教於這種追求「做人」的教誨,且是一代代言傳身教不偏廢,在「可說」中,領會「不可說」的內涵;從感悟「不可說」中,又要將適應時代發展的維新、感悟,以文字、言語保留下來,尤其著書立說,甚至以註疏來闡述對經典的體會,供後世理解不同時代的發展、適應、維新,於是,構建了中華「系統」、文化、文明的獨特優勢,助力走過一代代的世代挑戰,始終保留「原本」、「初心」,以至總在維新時,必須守本、返本來開出新枝。

  正是這套特立獨行的中華「系統」,孕育中華民族生生不息發展,推進民族、文化、文明翻越千山萬水,來到今天,面對資訊世界、信息時代、工業化現代化發展,開出了中華民族二十一世紀新時代、新征程,在我們強調工業化、資訊化、信息化的同時,其實,當大家冷靜下來思考,便察覺,我們保留下來民族精神、文化、文明不墜,依然強調「人」的定位,在「天地」「道」的共存中,以「天地人」的「立心」,「以人為本」來走上發展新征程。

  而且,放諸世界,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激起世界動盪,各種對峙、鬥爭和掠奪湧現,可是,在東方大地,中華民族依然以「系統」的獨特性來指引國家民族生息發展、創新,始終以「做人」,以精神價值的「和」、「大同」、祥和、仁愛來維繫國家社會發展、維繫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契合「人」在「天地」「道」的定位,以「天地人」來謀求適應時代更替的發展、創新。

  只是,這些莫不涉及「天地」「道」,前人深深體會,它只可意會,不可言傳,卻又不得不以言語、文字作為媒介來傳播箇中思想、要義,才會有在「不可說」中以「可說」作詮釋,令更多人,以至後世得以體會前人的感悟,才能從「可說」中體會「不可說」,以便更好守本、返本,保留「原本」、「初心」。這是中華民族源遠流長發展進程中形成自身獨有「系統」的展現,形成了一脈相承的「傳統」,生生不息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