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上台下 樂 仁

348

  國家手段

  倘若不明白「大我」、「小我」是共存共生,是在「動」、「靜」狀態中以不同的「聯動」來串聯起來,「靜」的時候,看似在「整體」的「大我」中,「小我」有如一盤散沙,各有各的形態、生存發展;可是,每當「動起來」的時候,卻能迅速團結起來,形成互動、互補、明確分工、清晰擔當的強大「組合體」,展現「大我」、「小我」的互動、連結關係,形成萬眾一心,在「總指揮」領導指引下,勁往一處發,將力量聚集起來的強勁勢頭,可謂「勢不可擋」,從而能夠抗擊突變、挑戰,將損傷降至最低。

  這種凝聚力,才是中華民族經過5000年發展,走過各個歷史時代更替,至今仍生機勃勃的重要生存法則,重大生命動力泉源。甚至,當一個半世紀前列強陸續侵華,以至日本全面侵華那段慘痛歲月,便有人散布「中國人猶如一盤散沙」,為此才遭遇外侮之說。不錯,那時中國確有一盤散沙的「大我」、「小我」聯動不濟,但是,當國家一聲令下全面抗戰,便燃點起民族特質的亮點,地無分南北,人們投身抗日戰爭,也投身到將「小我」匯流回「大我」聯動之中,8年抗戰,終將侵略者擊敗,終於翻開民族獨立自主走向世界民族之林的開端,為日後國家民族走上四個現代化,指引出「大我」、「小我」關係的重新認知。

  尤以國家在「十年浩劫」打擊下,國家領導人深思改革之途,實施改革開放,更將「大我」、「小我」的關係,怎樣從上至下,怎樣從下而上,「分區」管理,做到「一部分人先富起來」的「分別對待」,可又能匯流回到整體的發展,將「分區」先行先試取得的經驗教訓,放到「大我」全國中去。於是,40年發展、改革開放,成果不僅推動國家繁榮富強,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更者,「小我」在各個地區,以至國人都在這個發展歷程中共享成果,取得長足發展。這就是「大我」、「小我」經過「總動員」下,以國家手段統合全國資源、力量,儘管中國大地各地方差異重大,可是,從「大我」、「小我」聯動中,從國家行為、國家手段總動員和聯動協調發展下,發達地區幫扶落後地區,富起來的人幫助貧困的同胞,因而,實現全國脫貧,打起脫貧攻堅戰,也是在「分區」管理,將工作從上至下,將責任「下沉」到基層,在「全國一盤棋」的聯動、響應、動員下,國家終在去年如期實現脫貧,走上小康社會。

  設若不從這套「大我」、「小我」共生共存理念看待中國「統一」下的聯動發展,便難以理解何以脫貧攻堅戰的戰略可以勝利,何以當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打擊下,中國竟然可以全國響應抗疫,以短短兩個月遏止重災區武漢、湖北疫情擴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