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上台下 樂 仁

280

  遮風擋雨

  正因為中華民族、文化文明中具備的「天地人」關係、人文精神,總能以「大同」、「天下太平」的價值來追求個人與整體的共榮發展,才能開出有別於西方世界的「整體觀」和對「人」的關懷重視,超越了個人利益的追求,總體現在「整體」上去,才會有求同存異、同體大悲的理念。當個人追求自身發展,嚮往美好生活,亦即化作整體人類同一追求,故而,個人的幸福,必然體現在整體人類的幸福;個人的生存發展,不能自私自利只顧自己「全取」而罔顧他人生存的生存發展。從這個基準出發,便是重視「整體」,個人需在整體中有所擔當。

  從這種人文精神孕育出來的,在中華民族、文化文明歷史長河中,儘管我們還不能避免會有爭鬥、戰爭,甚至在歷史長河中,也不乏一段段悲慘的戰火歲月,被形容為「黑暗」時期,可是,整體上,中華民族依然秉持「天地人」關係和人文精神作為追求的至高境界,化育一代代人,尤其士人,以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為己任,將個人發展聯繫上國家民族發展的擔當。甚至,「獨樂樂不如眾樂樂」、「為萬世開太平」,根本上從個人做起,要下意識有這份擔當,才能成就個人向上提升的進路,而並非只看個人在發展中獲得多少私利,取得多少利祿成就。

  於是,中華民族在這種獨特的文化、文明孕育下,以人文精神指引,以「天地人」涵養起來「大同」,便能很好洗滌、鑄造心靈,從「心」出發,以人文關懷看待個人在整體中的位置、職責,必須看到整體同時發展,才能展現「大同」。既然如此,亦即,不管外界有多大兵凶戰危凶險,是否有戰火的摧殘,但,個人看來,總會以祥和來平伏爭鬥、凶險,甚至,在先天下之憂而憂中,要為整體掃除在生存發展中的凶險,將「天下之樂」放於老百姓日常生活,讓他們先感受、享受和平、穩定的發展環境,來造就個人發展,當人人做好自己,亦即是整體凝聚起來無比發展動力;當有條件、有能力的人做好自己,取得成就,同時亦是從另一角度,「反過來」造福整體,利益眾生。

  美好生活大環境,如果從「心」出發看待,它當然存在。看看,中華民族經歷一個半世紀的磨練,終於以改革開放穩定人心,形成共識,爭取「最後機會」追求個人,亦同時是國家民族、世界的「大同」發展,42年來,國家、地區、世界,在我們眼下是「祥和」、「穩定」環境,可是,亦同時是兵凶戰危環境,只不過,我們有「士」、「軍人」負重前行,為國人遮風擋雨,為我們營造感觀上「和平穩定」環境,追求發展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