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  育    樂 仁

177

  中華文明、文化源遠流長,歷經五千年至今而不墜,固然有賴「根」深、強大,能夠支撐起枝葉茂盛的發展壯大,能夠以「根」的核心力量形成「不變」的「固本」,來讓枝葉適應環境變化來求變,展現出來適應時代發展需要的走上各個朝代現代化更新考驗。亦即,有「根」的「不變」,支撐「枝葉」的求變,從中取得平衡、協調發展的源源動力,向世人展示古老文明大國的勃勃生機。而且,也只有中華民族認清了「根」的「不變」,秉持核心精神價值「和」、「大同」和民族品德溫、良、恭、儉、讓來待人處世,拓展對外交往,始終能成就國家民族的發展,儘管期間會有「爭鬥」、「戰爭」,會遇上發展征程上各種危機挑戰,但,有「根」作為強大的穩定、鞏固作用,民族、文明、文化,始終能「返本開新」,開出適應現代化的新枝。

  只是,這種經歷過千年以計時代洗禮的根繁葉茂形態,雖然,近代以來國家飽受列強侵略,而一度衰落,甚至有識之士都以為傳統中華文明、文化難以適應西方發達經濟體所走上的現代化大道,從而有自卑心態,誤以為中華民族質素不如他人,文化也給「固化」而落伍於人,以至工業化、生產力更是技不如人而被遠遠拋離。所以,一度有意見中華民族必須西化,要排除既有的文明文化,甚至連中文文字亦要摒棄,採用「漢語拉丁化」來「改造」國家民族,才足以令到國人「更生」、「換代」,切合現代化、工業革命展現生機。

  這些曾經一度出現的對國家民族欠缺信心,對自身文明文化欠缺自信的片斷,至今儘管鮮有人再提及,可是,每當國家遇上西方發達經濟體的「打壓」,又會有聲音呈現自卑,有不如人的「自貶」,卻未能從民族根本中,將文明、文化更生換代、適應時代發展看成變革契機,以期從「根」的「不變」開出新枝,勇敢闖過去踏上發展新台階。固然,這種迎難而上的堅忍,不是一種「死要面」的「自大」,更不是不懂適應環境求變的故步自封。而是,怎樣在「變」與「不變」,在「堅持」與「靈活變通」中著墨,需要「發而皆中節」的平衡、協調,才能夠不偏不倚,始終保持民族精神、品德,讓人民繼往開來,以勇氣毅力開創國家民族發展的新境界。於是,對民族、文明、文化的自信,要建基於對傳統文化那份深厚認知,知長短、興衰、優劣,才能因應面對的問題、所處環境,所遭遇的打擊挑戰,對症下藥。

  此外,國人也必需認清,中華民族、文明、文化其實是很能適應變化,也從不排拒新事物、新思潮,而在中華文明中,「太極」便是一個很好的價值觀,告訴人們,變才是正道,而且,各種變都是從「兩極」之間往復,此消彼長、消長不是「固定」,而是,在消長中展現出來新事物、新形勢,教人們要從變化中掌握規律,用於自身的發展和適應新事物新變化,契合時勢,才能適應現代化的挑戰。可見,中華民族、文明五千年的洪流至今依然在興衰、更替中現展生機活力,自是源於這種傳統的核心精神價值,在「和」、「大同」中,以求變來適應變化,掌握變化規律,求同存異,也是在變化與不變中,保持變化的進程來展現可以共濟的部分,開出發展新面貌,再等待時機,形成往復變化的過程。

  當這種變與不變放在大自然規律中,是四季、日夜的更替,是生、死的轉化,只有深刻認知,從「太極」、「和」、「大同」中體現人在天地中要按大自然規律行事,要適應變化,在「變」與「不變」中作好部署,便能降低以「人」的需索來對抗他人、對抗大自然,自以為是,以為可以用「鬥爭」、「掠奪」來壯大自己,扼對方,以「零和博弈」來在各種交往中,將一己利益作為勝者全取的「人間法則」,成為霸道、霸權的展現,在天地之中,唯我獨尊。

  中華民族、中華文明、文化絕對不是這種「零和博弈」操作、發展模式,且能以傳統文化經歷各種時代的洗禮、變化、發展,保存下來鞏固的「根」,今天,開出新枝新葉的勃勃生機,走上國家民族振興、復興之途。但,變、不變,依然有文化特色的「規律」,有適應環境、時代而勇於應變的勇氣,卻又具備不忘「本」,不斬除「根」的「返本」堅持,體現「和」、「大同」下「並育」的大自然規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