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賢步伐    樂 仁

155

  中國國家領導人看破了世界面臨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危機,與中國「大格局」形成「二元共存」形態,卻被西方發達經濟體誤判,乃至以偏見來扭曲這種「整體」共榮關係,試圖以自己優先、零和博弈的「二元對立」來壓制中國崛起,改變世界「大格局」出現消長的危機,這顯然是中華民族、文化、文明指引「和」、「大同」下,國家領導人向世界、也向國人提出的忠告,提醒人們必須理性思考,從覺醒中認清形勢,來契合世界、中國兩個「大格局」形成的「大勢」,才能對症下藥,尤以國人在力爭國家民族振興時,需秉持「整體共榮」、「二元共存」的一貫態度,才能抗禦大變局的干擾。

  這是一個很值得國人、世人重新認清今天世界發展的形勢,是如何產生變化,變化之源頭為何,又會怎麼影響地方、區域、國際的發展?只有這樣,才能夠形成彼此協調,因應「整體」與「局部」來啟動發展、更新,甚至,也不無例外地因為先後次序的呈現,大家要自信、互信,始終相信「和」、「大同」能夠開啟共榮格局,而非「贏者全取」導致富者愈富、貧者愈貧。

  當「大勢」隨著各種條件而發展,便能「水到渠成」,形成共建以後的共贏共享,而不是有人「偷走了芝士」。當先後次序令到一些人受惠,再帶動另一些人得益的時候,設若大家欠缺互信,也欠缺對世態發展的理解和信任,顯然,人心不穩必然導致彼此互相猜忌,何以是你先得益,而我則要等待?你會否過河拆橋⋯⋯這些「二元對立」下的疑惑、不安,才是影響世界合作、融合的最大殺傷力,甚至形成在不信任下一種要手執「保險」的「保障」,不利於形成合力化危為機。

  今天環球的「黑天鵝」效應,民粹匯流極左、極右思潮而令到利益互相傾軋,不同力量「碎片化」只會加大紛爭,無助整合、協調凝聚力量,看穿了,便是背馳「和」、「大同」,也並非「求同存異」的中華民族、文化、文明精神價值。當中,提醒國人必須警惕這種分化對中國改革開放進入深水區,推動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發展的影響,免於淪為「二元對立」下的與眾人為敵,又或自我優先而掉入陷阱,不能自拔。這,才是新時代國家領導人的善意警告,希冀人們排除這些偏差、誤導思維,集中力量化解世界面臨百年未有大變局的危機,從而做好自己,興起自信互信,相信惟有如此,才能感召世人匯流到中國「大格局」和世界「大格局」的共存整體中來,以「和」、「大同」來應對全球化融通的新世代發展,回歸民心相通,一如「一帶一路」秉承過去世人交往的絲綢之路、海上絲綢之路榮景,莫不是開放、包容、共濟的「大格局」,成就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構建。今天,我們也只是跟隨先賢步伐、足蹟、從「前人種樹」所享的「後人乘涼」中,也學習前人來在這一代「種樹」,為後世開出福祉,為人類命運共同體,踏實當代一個足蹟。

  只有抱持這種氣度,秉承這種視野,以世界「整體」為念,才能踐行「和」、「大同」,不是計較利益得失於一時,而是,看到會有先後次序,也相信別人會肩承責任、使命,在自己富起來的同時,會反饋「整體」,拉動後進,形成「後人乘涼」,生生不息的「二元共存」、共榮。

  為此,可以看到,以中國改革開放四十年的成績,何以會建構一個個「大平台」,提供人們發展契機,也令世界在這段時間,體現「整體共榮」形態?為何當2008年爆發國際金融海嘯以後,中國不獨保持貨幣幣值穩定,還集中力量做好自家事,以中低速發展,形成引領國際經濟復甦「火車頭」,承擔起國際一員的責任,並在環球「唱衰」下,排除這些干擾,至今依然是世界發展「大格局」穩住消退的中堅力量?只有從五千年中華民族、文化、文明的「大數據」中查找到原因,理解「和」、「大同」根本就是「整體」,不管是中國「大格局」,還是世界「大格局」,都在這個「整體」中受惠於「和」、「大同」來構建福祉,才會撥開疑惑,看到真實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