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後次序    樂 仁

214

  如果不能以廣闊視野,若谷虛懷來看待中華民族、文化、文明,看待這個東方古老文明大國過去五千年以降的盛衰,以及近現代國人覺醒以後的奮鬥歷程,便單純將目前「大國崛起」這個「大格局」,比照世界,尤以西方發達國家「大格局」正面臨轉變的一種消長形態,以為中國振興以後必霸而危害到世界「大格局」的發展,那麼,便必然會從誤判中,又再掉入西方世界一貫的「二元對立」思維,從而嚴重影響了她們和中國「大格局」的共存關係。可以說,這會完全看不到中華民族、文化、文明「和」、「大同」的「整體觀」,更難以理解何以中華民族的思維,總是將「整體」共存看成是「二元共存」、「多元共存」?

  正如,中國實施改革開放政策,當然是站在國家經濟社會面臨生死存亡時刻,提出來一種「改轅易轍」發展路線的實幹出路,將原本的「階級鬥爭」,有別於中華文化、文明「和」、「大同」的一套思維押下來,改以開放、革新、摸著石頭過河戰略來自我調整、完善的發展模式,重新回歸「和」、「大同」的世界,卻提出來「一部分人先富起來」,有能力的人和地方先富起來,帶動落後地區發展。

  這意味著,即承認在「整體」國家中會有「差異」,卻不「放大」差異;相反,部分人先富起來、有條件有能力的人和地區先富起來,先發展起來,並不是一個「終極」,而是,他們必須肩負任務、使命,在富起來、發展起來以後,要扶掖未發展地區、貧困一群,形成共同發展、共同繁榮,共享成果的「整體」發展,只是有先後次序而已。

  這顯然不是「富起來」一群便不理會落後、欠發展地區和貧困人群,形成貧富「兩極分化」的零和博弈,貧者愈貧、富者愈富格局,這只能是「二元對立」!但,放諸中國大地,是整體中有先後次序,有能力者要具備責任、使命帶動落後者,如此足見,這就是「二元共存」的精髓,是在任何人事、發展歷程中,會不知不覺便契合「和」、「大同」展現民族、文化、文明丯采。

  為此,世界「大格局」怎樣能拼棄他們那一套「二元對立」,放下偏見、有色眼鏡,嘗試以客觀理性邏輯思維重新檢視中國「大格局」,也看清中國「大格局」和世界「大格局」的以二元關係,理解兩者絕非「對立」,至低限度,看在中國人眼裏絕非如此,才能在今天「黑天鵝」效應中,重新喚醒世人,以期覺醒過去一度「二元對立」再不合時宜,更難以化解當今由世界、西方經濟體主導下的「大格局」能調整自己,重新回歸理性促成世界面臨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得以降低自我對立、內耗的衝擊,調和不同利益的矛盾,將禍害轉化為福祉,將人心背向、對立、爭鬥,重新找到癒合創傷的「解藥」,達致民心相通,彼此互信,凝聚合力。

  設若世界「大格局」這一端仍然難以放下成見,放棄「文明衝突」、「零和博弈」的以我為主、自我優先、贏者全取思維,那麼,不僅是他們看待中國崛起,重新回到國際舞台中央,而且,就算是世界、西方發達國家的陣營,也會因極左、極右和民粹匯流,形成「自我內耗」、「分裂」、對立,將既有的「整體」、「大格局」摧毀,只能以互相傾軋來走向錯綜複雜的未來,以「碎片化」來加劇不同利益的互相對壘、消耗,可是,除了焦頭爛額,根本沒有人可以在這種內耗傾軋中獲益,甚至人人都更為這種「二元對立」埋單,付出重大代價,益增「黑天鵝」效應的負面影響打擊普羅大眾,基層更因而活於水深火熱之中,難以看到提振的曙光。

  由此足證,今天世界面臨百年未有之大變局,這個「大格局」正正由中國國家領導人以中華民族、文化、文明「和」、「大同」的視野看得一清二楚,以及世界「大格局」和中國「大格局」的「二元共存」關係,才提出來對世界的忠告,提醒人們要覺醒,看清「大勢」,以免自陷於困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