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 留    克 剛

121

  幸和不幸、先進和落後,放在不同時空,可能會是一個地方、一個人在發展進程中某一節點所呈現的價值判斷罷了。正如,以澳門這個小地方而言,上世紀七十年代,我們似乎較鄰埠香港在走上發展道路上遠遠落後於時代節拍,以至有人慨嘆錯失了發展時機,小城跟「東方之珠」不斷拉開建設差距,只能以「東方蒙地卡羅」,以「落後」的節拍作為香港居民節假日來澳小遊的「後花園」,以「落後」的城市節拍提供遊人一份悠閒、安頓感覺。

  可是,今天我們回過頭來細看,會有另一番景象,有另一種「層次」來慶幸,當年「好彩」沒跟上香港的發展步伐,才能保存下來一批批「落後」的硬件,展現這個小地方的悠閒;與此同時,慶幸可以保留下來社會瑰寶,不少文物建築、具建築風格不動產,令我們可以「吃老本」,且憑藉這些中西共融、共存文化特色,榮登世界文化遺產榜,成為世遺城市,令到小小一個澳門在國際上打響了名堂。

  看看,今天澳門在旅遊博彩業龍頭引領下推進產業適度多元發展,賴以作為動力、定位的,是建設世界旅遊休閒中心、打造中國與葡語國商貿合作平台,以至在共建粵港澳大灣區的角色上,還增加了「以中華文化為主流、多元文化共存的交流合作基地」,這個「一中心、一平台、一基地」的定位,其中的功能,正正源於我們當年未有跟上香港的發展步伐,大大保留下來硬件元素,配合中西文化交融共存軟件,成就「活文化」歷史城市,可以讓大家有吃不盡的「老本」,用於拓展產業發展,推動這張世界名片。

  如果說這是「塞翁失馬,焉知非福」,那麼,不管今天我們是否慶幸能夠從當年「落後」形勢保留下來「老本」,供小小一個澳門藉時代發展變遷來彰顯價值,走上可持續發展之路;但,重要的是,既然「一中心、一平台、一基地」的重要定位放到大灣區區域合作征程,小城各方怎樣認知當中功能,在追求發展的同時,又如何契合「老本」下工夫?說實在的,要各方正視,我們賴以自豪的文化、休閒,是否能真切保留、展現,讓居民、商人、旅客都有共同感受,且人人受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