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祖講心護心伏心    悟多覺

78

  人生大敵是自己,我看是不爭事實。法句經說八個字:「心為法本,心尊心使」。

  佛祖講心,認為「萬法唯心」,明說是「唯心」了,「萬法唯心」四字理解,萬法並不是這個心生出來,相由心生而已。因而此四字解讀:「萬法皆由心來理解」。這心基本分兩類:(一)未經研究,對物質存在認定為真實,同時又認知人生苦短,要抓緊時間去爭奪,煩惱皆出於妄想持份;或則人生苦短,爭來何用,煩惱便出於無興趣持份。

  但有識之士,亦對大自然研究,產生各種說法,不一而足,基本有:

  一、大自然弱肉強食,物競天擇,所以自強不息,才能在爭奪中佔優勢,主導爭,爭必有煩惱,問題認定是規定動作,用必爭之心,不逃避,殺伐正常。找到殺伐的根據。

  二、大自然無私,對萬物提供生存條件和庇蔭,我們應向自然法則學習道義,隨機,或叫無為,在爭奪上,提倡有道義的爭,有利有節的爭。有爭奪有煩惱,那管怎樣爭?部分人怕煩,遁世去也。

  (二)佛祖以「阿耨多羅」般若智,研究自然和物質,找出緣起法,緣起緣滅,事物是變的,所以肯定物質存在時是虛妄的,但一切都那麼平等,緣起緣散,無物不變。學習自然法則懂得因果關係,所以,諸惡莫作,好有好報。

  不諍,心淨,哪來煩惱?建議修行「三藐三菩提心」,太陽下,每個人走向哪裏?全憑人自己心中那種識,或是般若之智。

  識,必有不同程度的爭,不同的爭法,都從自我出發,心識建立自我。在爭食世界活動,只要爭,必然貪,貪不知足,自我膨脹,這個大敵在心裏面,再管不到,失去控制,例如秦始皇、呂不韋、拿破崙、希特勒,通通都被自我打倒;所有古今貪污犯都是被自我打倒,例如和坤稍有知足之心,也不致死。佛祖最重視心,金剛經開宗明義,第一護心,「如來善護念諸菩薩」;第二伏魔,以「三藐三菩提心」去降伏心魔,「應如是住,如是降伏其心」。金剛經「講心」,句句到肉,無非及時將自我驅趕,免其坐大,危害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