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如不動 靜觀其變 悟多覺

703

  行走江湖,每日耳聞目染的事情多得很,直接間接,有遠有近,現在所講,包括家庭中發生,工作單位發生,港澳社會發生,中國發生,世界各地發生,與自己關係有多大?是遠是近?可以這樣說:關心的話所有事都很近;不關心的話,一切都很遠。是遠是近,存乎一心。家中事很近,如果對家人家事不在乎,一樣有人可以做到漠不關心,無關自己很遠的事;但很關心的話,國家發生一點事都很緊張,表態支持或反對,如中美貿易糾紛,在北京,在華盛頓發生也覺得很近。

  關心亦分應關心不關心,如老婆生仔也關人,去玩更重要;不應關心卻關心,如「六四事件」,已經是三十年前的事,仍有人每年六四都做一些事出來關心的。凡此種種都有原由。若自問無目的,坦蕩蕩的話,那不妨修一修「不取於相,如如不動」的境界。佛家說這個八個字,基本點也是在緣起法則,不取於外表(包括做法、包裝、語言),取於甚麼呢?隱藏的說話有事發的因緣,過程還出了甚麼變化,有甚麼奇怪現象(不合情理的事就是奇怪,如港英時不關心選舉,回歸後非要一人一票不可;高度自治,港人治港解讀為獨立之類。)為了觀察清楚,先要冷靜,如如不動者,靜心觀察,如似奕棋雙方在搏奕中,好的棋手就是「如如不動」。

  剛才說任何事皆存乎一心。這裏首先講關心,我們既行走江湖,江湖人應關心江湖事,不主張對事對人漠不關心的,首先從關心身邊人開始,我們都帶慈愛之心,如如有如來如去之意,所以剛才所說的冷靜,絕非冷漠,在觀察中用慈愛的心,觀察年青人暴力行為,當然絕不可取,更要從暴力看其動機,有因受武力所阻,一時衝動對打起來;但半夜三更破門而入,在港立法會內大肆破壞,這可不是一時衝動了。香港的示威愈來愈傾向暴力,林鄭已變相收回逃犯修例,反對派一如既往,有鬧事無妥協,無妥協的運動,是甚麼運動呢?是耗死為止,哪裏是訴求呢?反對派不受感化,一意孤行,特區政府一方很慈愛,只是反對派要耗盡社會能量,看清楚是志在破壞,社會對這種惡行,橫眉冷對「如如不動」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