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善心慈悲為香港 悟多覺

1228

  行走江湖能不講涵養嗎?近日本欄都是在這方面結合佛法來談。此所謂「生活中修行」,是十分實際的,尤其當前世界的紛亂,香港的紛爭,互相又有連繫,亦與我們息息相關,面對一個這樣好修行的機會,非常難得,這正是活用佛法的時機。

  今日講心眼,佛認為「心為法本,心尊心使」,所以認為:「知是見性,是心非眼」。見性這個問題,禪宗直接了當「見性成佛」,見性合該「觸及靈魂深處」,六祖講三學概括為:「心地無非自性戒、心地無亂自性定、心地無癡自性慧」換言之,境界在心,心中無非、無亂、無癡是見性了,三無境界成佛。廣東人查問人,第一問就是「心地好不好?」等於問是忠是奸?那是最基本的,心地好好;唔,心地不太好!都包含許多問題在內,一言以蔽之,評定一人靠得住,靠不住都全在此一問一答。見心地見性。以上所講全部在心,與眼無關,看人也不是眼看的美醜,是心眼感應的忠或奸。人,是忠多奸少,忠誠者是有一顆善善之心。

  這裏有一事例可助修行善心:香港有自翎「死士、烈士」又叫「勇武」者,名稱都是一個符號而已,真實是青年人,大學生。看他們每次衝擊員警,又的確「勇武」,若說和平示威,當然牽強了。直至那晚破壞立法會的粗暴行為超乎「勇武」的了,畢竟是示威遊行中的少數。

  對這麼一群青年人,大學生採取甚麼態度,我要說是本著佛家「知是見性,是心非眼」的論點,我們應該怎樣看呢?第一慈悲,第二慈悲,第三還是慈悲。那麼寄望社會人人有善心,關愛年輕一代;特區政府放低身段,和為貴;青年同學們放下心中一團氣。試通過談判解決紛爭。

  目的為了和諧,廿多年紛爭,香港社會分化,最缺乏是發自善心的慈悲,讓大家一起修行善心。在香江上住的多是華裔,中國人,大家為何不可互相善心一點呢?寬恕而後講法,對衝突中的事情,毋須一竹竿打一船人了。知是見性,中國人「心地」都為香港好的,「見性」講心地,大有寬恕對方的理由,在談判前要創造這個條件,為香港善,為香港慈悲,需要很多人參與的一次禪行。阿彌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