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容包融 皆是緣定 悟多覺

278

  講包容,談何容易,水火如何包容?勢成水火,不是水乾(如救山火);便是火滅(家居消防)。放在世俗關係,勢成水火,不是你死便是我亡,司空見慣;可幸人有思想,必要之時會找出路,有時包融,有時包容。遠的不說,先看朝戰,中朝與美韓拼個你死我活,都能和談,在三八線上包融下來了;中國的聯合國席位,上世紀六十年代還是台灣那方代表中國,一九七一年轉勢,十月廿五日,聯合國包容新中國代表來了;中美關係夠水火了吧?一場乒乓外交,成了轉折點,開始包融了,一九七二年美國尼克遜總統訪華,中美元首握手;一九七九年一月一日中美建交。奧委會席位在一九七九年十一月廿六日恢復,新中國各項運動在國際運動場上,受國際視線包容了。以上所講,在當時每一件都扣人心弦的「水火」大事。

  緣到大事可成,一切都要講緣,一言不合,打生打死,無緣,不合之故。勢成水火,不一定不可談,不一定不死即降,有沒有談的緣存在,這點是最重要的,當有緣可談,最怕死硬派作祟,死硬派者,自己不會去死,硬派砲灰去死,死硬派者亦即死得人多也。所以,講包容同樣是「諸行無常」,箇中好事多磨,打打談談,談談打打,拉鋸幾十年,一點不出奇。無常呀!

  在水火不容的情況下,講包容,不如說包融,因是審情度勢,都是利害關係使然居多,但是,亦都要有緣才融和。緣是奇怪的,來無影,去無蹤,有時由中心人物的智慧走出來,當年公認乒乓外交是周總理的智慧。解決危機須靠智慧,香港現在有危機,繁榮遭受威脅;同一時候中美貿易戰,世界經濟亦出現危機。火火不容情勢下講包融,牛頭馬首審情度勢,還是和為貴,且看融和再定行止,所以那是包融了。扯上各種勢力的角逐,鬥下去即是水火不容,審情度勢議和,有沒有解決這些危機辦法,需要靠智慧。

  包容在個人而言是修養,有善心領導者,慈悲為懷,不願見人命犧牲,那是「黃台之瓜,何堪再摘」了;包容或包融都值得叫好,但須有智慧之士去促成,有緣無緣?異常詭秘,看以前中美關係,應該有緣的,如果死硬派(民粹)作梗,那麼犧牲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