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好自己快樂人生 悟多覺

574

  「修行在生活中」,這是佛陀身教的一條大道理,不是偈,更不是長篇大論。佛陀的身教出現在金剛經第一品,第一段:

  〔原典〕如是我聞,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與大比丘眾千二百五十人?。爾時,世尊食時,著衣持缽,入舍衛大城乞食。於其城中,次第乞已,還至本處。飯吃訖,收衣缽,洗足已,敷座而坐。

  〔賞析〕這段看似平平無奇,甚至可看成可有可無的引言,這樣看一般見識了。只要反問一句,以佛陀身分還要去行乞呢?只要歡迎施主親送飯菜過來給佛陀,你信不信孤獨園即見送飯菜大隊?反正我信。或則,其他比丘乞飯菜回來,最好的送上,不用佛陀他老人家(尊稱,那時實在未老)出去行乞,也不算過分。如此一問,可知這一段描寫,佛陀與眾同行,沒有架子,最重點是佛陀雖是眾比丘的師傅,也是修行者,行乞是修行一部分,不乞無食,吃和乞是生活一部分,「修行在生活中」,佛陀是做好自己,這就是身教,非常深刻。

  每個人都應做好自己,在生活中做好自己,反過來說,是將所學的道理在生活中實踐。佛陀與眾同行,實踐他所?的道理,行乞遍及全城,深入到各家各戶,以佛陀的智慧,所見所聞,非常清楚民間疾苦。普度眾生,必須了解民間疾苦,這也是「修行在生活中」的項目。那麼,你猜佛陀看到民間有何疾苦呢?先前看見百姓生老病死苦,以太子之身放棄繁華,離宮修道,為眾生受苦,欲得道後助眾生脫離苦海。

  得道後悟出很多道理,都是人生的遭遇,離不開金剛經第十品的判斷,要脫生老病死苦海:「應如是生清淨心,不應住色生心,不應住聲香味觸法生心,應無所住而生其心。」圍繞這個中心在生活中修行,無非都是還我清淨,有應也有不應,佛法就順應,應做就做,不應做不作。世事這麼繁雜,難怪佛講經四十年,講極講不完,還留言以後「如是我聞」大可發展下去,在印度如是我聞約達三百年。不過,離不開「四十二章經」善惡二字。不作惡即善,十惡不作謂之十善,善惡到頭皆有報,也要講因果。一切都是「修行在生活中」閒聊,因而得到快樂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