滕王閣是現實世界 悟多覺

311

  名文薦賞:神童兩句詩捧紅滕王閣五

  續「滕王閣序」選讀二:

  〔本經〕物華天寶,龍光射牛斗之墟;人傑地靈,徐孺下陳蕃之榻。雄州霧列,俊采星馳,台隍枕夷夏之交,賓主盡東南之美。都督閻公之雅望,棨戟遙臨;宇文新州之懿範,簷帷暫駐。

  〔評註〕這一節接前文三十字的,仍然是起首段。三十字清楚說明南昌地理位置及行政地位之後,筆鋒指向南昌的人文青史,才帶出眼前盛況。這裏幾行字,大概百多字吧,所講事物,可講包羅萬象,盡顯古文簡潔優美的特點。

  「物華天寶,龍光射牛斗之墟;人傑地靈,徐孺下陳蕃之榻。」這是一幅對,用了兩個同南昌有關典故,為南昌文化臉上貼金。這種讚頌之詞,完全不著痕跡,因為講事實而已。如何見得此處「物華天寶」?立即舉例:「龍光射牛斗之墟」,相傳晉初牛星、斗星之間出現紫氣祥瑞之象,即在附近找尋可有異物?在豫章郡縣城南昌一座牢獄的地下找到兩把劍,一為龍泉一是太阿,雙劍出土,牛斗之間紫氣消失,後來劍飛入江中,化為龍,龍光指劍光,射牛斗之墟,劍光在此處發射的,祥瑞在南昌;「人傑地靈」,也有證明的,「徐孺下陳蕃之榻」,一個非常高雅故事發生於此:漢朝時南昌有位高士叫徐稚,字孺子,拒出仕,得當將豫章太守陳蕃尊重,設專床招待,徐離開拆床,不會用這床招待其他人的。可見南昌人物何等傑出。

  物華天寶,人傑地靈之南昌,像仙境一樣,且看「雄州霧列」,江西廬山的雲霧著稱,南昌城池也差不遠,而這座城池來來往往都是俊人,所向地方北有華夏,南是楚越,盡得地利,更有「都督閻公之雅望」(今之用語德高望重,領導有方之類),接著寫一寫,描一描閻公的威勢,出入有儀仗,洪都新府,作為新州府之首長,在此升帳開府。突來一個巧捧,特意提「暫駐」,明眼人會心,很快升遷也。

  文章至此,寫到主人家,這種場合,這種敘會,當然陳蕃之榻,徐孺子是另一個世界的人了,這個則是現實世界,也只能是現實標準。但是有學識的王勃,明顯提出了另一套「人傑」標準,相比之下,參與這盛會者,非人傑也。閻公,陳蕃地位相同,但先指明陳蕃是人傑。真心捧誰?一目了然。下文繼續研究其他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