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有勝望 鎰銖不稱 悟多覺

200

  名文薦讀:孫子兵法十三篇(七)

  〔軍形篇本經〕不可勝者,守也;可勝者,攻也。守則不足,攻則有餘。善守者,藏於九地之下,善攻者,動於九天之上,故能自保而全勝也。

  〔評註〕這段中心意思勝仗是屬於進攻一方,守永無勝利可言,最後說:「故能自保而全勝也」,理解這一句,進攻是最佳防守,既自保又得全勝。

  注意一點,孫子沒有說為何死守?意思是辜勿論出於甚麼理由,防守即是不勝,頂多不滅,也不一定久守必失,所以,守的理由可略去,孫子主張想贏便主攻。現在,我們知道「有頭髮誰想做癩痢?」打不過人,不守?豈非死得更快?聯繫孫子的主攻來看,亦想到一個問題:死守一定能保命嗎?這一點就是墨子為了反戰,特別反侵略,其思想主守不攻的。值得商榷的,人家一定要滅你,你死守,彈絕糧盡之日,如何守下去呢?如果防守是屬於戰術的話,當然可以的,守為等待時機反擊。但戰略上是不應有防守兩字,若肯定無反攻之日,應另找出路。

  當今新型戰爭,更無防守可言,飛彈臨頭,由太空過來,越洲飛行,所以,攔截都是換取時間,戰術效用,主要對付彈量少的敵人。有質有量,大家鬥快拋擲過去,快速量多勝算大,現今勝仗是在孫子主攻思想下,加個快字,以快打慢,擊中要害。和打拳無異。

  〔軍形篇本經〕兵法:一曰度,二曰量,三曰數,四曰稱,五曰勝。地生度,度生量,量生數,數生稱,稱生勝。故勝兵若以鎰稱銖,敗兵若以銖稱鎰。勝者之戰民也,若決積水於千仞之溪者,形也。

  〔評註〕這段說實力對比,所說是從國力到兵力,度指國家大,量指國力強,數指因而兵力強大,稱指雙方用上述三項來比對,稱得誰強誰弱了。鎰(音蜴),是二十四的份量,銖是二十四分之一的份量,所以重如鎰對輕如銖,強弱懸殊勝負立判,有如千仞之山上,水流直繫而下,勢不擋。

  強弱,無疑未必強勝弱,但也不能懸殊的,二十四比一,表示懸殊,叫一歲小孩和二十四歲大人對打。所有戰爭都打國力,度,量,數都要有,地大物博民豐,不發展與時並進的兵力,那就是我們以前的大清。反之,能與時並進,但細小之邦,何足言勇呢?即薩達姆和卡特菲是也。